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港 > 体育

武神 第五十二章 出迎

发布时间:2020-02-15 17:49:45

武神 第五十二章 出迎

一群鸽子从头顶划过。金色的身体就像扇子,扇来阳光的味道。

在这群鸽子之下,传来了马匹嘶鸣之声,一队二十人左右的快骑从远处奔驰而来,朝着开嵘国都而去。

在这些人中,固然有正当壮年的汉子,但也有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眼看开嵘国都城门在望,众人一声呼哨,众多快马顿时缓缓的慢了下来。

为首之人转身,道:“叔公,我们终于到了。”

那位老人正是火乌国谢家的谢知恩老爷子,虽然他是一位内劲双系巅峰十层的强大高手,但毕竟是年岁已高,而且也不是先天强者,没有引天地之气入体,所以经过了这段时间的长途奔行之后,他显得特别疲惫,甚至于连家族中同行的一些内劲七层的年轻修炼者们,也是有所不如了。

此时,他遥望着城墙,长嘘了一口气。道:“暖航啊,我已经老了,比不上你们了。”

谢暖航连忙安慰道:“叔公,这一次您只要成功突破到先天境界,就能引天地之气入体。自然能够恢复到年轻之时的状态。”

谢知恩沉默了一下,突地道:“不知为何,越是接近那里,我的心跳就越快,总是担心不能突破极限,从而浪费了一个大好机会。”

谢暖航脸色微变,虽然贺一鸣曾经答应过,愿意帮助谢知恩加持经脉,但是能否突破先天境界,还是要依靠他老人家本身的实力。若是此时他老人家的信心受挫,那么肯定无法顺利进阶。

而贺一鸣经过了这一次的护法加持之后,只怕也未必会有耐心进行第二次这样的事情了。

所以对于谢家而言,这其实已经是最后的一次机会。

谢暖航身为谢家当代家主,他当然明白先天强者对于家族的重要性,此时脸色变幻了二下,宽慰道:“叔公,您的火木功法,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之境,若是连您也不能成功,那么在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人能够成功了。”

谢知恩讶然的看了眼大发豪言的谢暖航,随后明白了他的担心,失笑道:“暖航。你放心吧,老夫知道,这不仅仅是老夫一人之事,所以绝对会竭尽全力……”他顿了顿,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和肃然:“唯死而已!”

谢暖航的心中一颤,知道老人家已经下定了决心。

这一次冲击先天境界,若是成功也就罢了,若是不成功,那么他就算是经脉尽断,也不会罢手的。

置之于死地而后生,这并不是任何人都能下定的决心。只是,对于谢知恩老爷子的年龄来说,只怕这反而是最好的方式了。

谢暖航的嘴唇抖动了二下,终于是没有再说话,一行人拍马朝着城门行去。

※※※※

内院之中,贺一鸣与袁礼薰正在房间中苦苦用功。

自从袁礼薰受伤之后,贺一鸣除了给她按时换药之外,就全力的督促她修炼水系功法。

按照他的话来说,能否炼制出驻颜丹,他没有绝对的把握。但要是想要帮助袁礼薰提升到先天境界,那却是有着一定的把握。

不过前提是。袁礼薰必须将内劲修炼到第十层巅峰。

为了这个目的,贺一鸣绝对不会吝啬金丹,在袁礼薰的伤势稍微的恢复了一点之后,他就让她吞下了精力金丹,全力的炼化金丹药力。

精力金丹对于内劲十层以上的高手而言,已经没有了太大的效用,但是对于内劲七层的袁礼薰来说,却有着难以想象的极大功效。

在这枚金丹的药力刺激之下,袁礼薰的内劲一日千里。

至此,贺一鸣也明白了当初与药道人相见之时,他老人家为何会特意的关注自己是否服用金丹之事了。

因为对于象横山一脉这样的传承了三千多年的隐世门派来说,想要尽快的培养出一个后天巅峰的高手,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不过这样培养出来的后天巅峰高手,由于修炼途中一帆风顺,没有碰到过什么滞碍和坎坷,所以就算是进阶到内劲十层巅峰,但想要顺利突破先天境界,也是远比依靠本身实力一步一个脚印的稳步走上来的弟子要困难的多。

但贺一鸣不同,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让袁礼薰尽可能快的达到内劲十层巅峰,然后在白石之下,给她服用先天金丹。

那白石的光芒极其诡异,虽然对于先天真气的速度提高没有什么明显的帮助,但是对于真气和精力的恢复却有着无法想像的特殊功效。除此之外,坐在白石光芒的笼罩之下,那突破极限的壁障似乎也变得薄弱了许多。

虽然远没有他本人的那么夸张,但比起在正常情况下冲击先天境界,却依旧是有着天壤之别。

此时,贺一鸣已经修炼完毕。当他晋升一线天之后,不仅仅是所有窍穴中的真气凝成了一股绳,而且这些真气的含量也在逐渐的凝缩着,就像是一个拳头,已经越来越紧了。

而唯有这种达到了一定程度的拳头,才能够发挥出最为强大的威能。

不过,真正让他关心的,却还是坐在了他旁边的袁礼薰。

这位少女的全身心都沉溺在修炼之中,相比于以往,她的态度可是端正了许多,明显比以前努力了无数倍。

看到了她的这副样子,贺一鸣的心中不由地苦笑不已。

以前让她修炼,她虽然也是俯首听命,但却也有着几分得过且过的样子。因为她绝对不敢相信,也会有进阶先天的那一天。所以目前的修炼速度,对于她而言,已经是非常的满意了。

可是,当她的脸上受伤

,并且知道唯有成为先天强者之后,才能够引天地之气入体,将有可能留下的疤痕去掉之后,她对于修炼之事就变得无比上心了。

哪怕是在贺一鸣没有注意的时候,她也会主动的进行修炼。力求将体内精力金丹的药力尽可能的发挥出来。

同样的一个人,前后的变化之大,实在是令人膛目结舌,难以置信。

而到了这个地步,贺一鸣才明白,原来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着各自的弱点,若是能够抓住这个弱点,那么根本就无需再鞭策什么了,他们都会如同老黄牛般的努力去主动完成交待下来的任务。

豁然,贺一鸣的耳朵抖动了二下,他听到了来自于别院之外的微弱声音。侧耳倾听了一下。他立即听出来了,那是谢鸣金来了,并且以极低的声音在与院中的二个仆役交谈。

他微微一笑,看着依旧是努力不懈的袁礼薰,双脚微微用力,已经是悄然无息的离开了原地。

几个起落之间,他已经是突兀的出现在这几个人的面前。

那二个仆役正在为难,不知道是否应该通传。虽然贺一鸣说过,在他修炼之时,不允许任何人打扰,但谢鸣金明显不同,起码在贺一鸣没有疏远他的时候,还没有人敢无视他在贺一鸣面前的影响力。

然而,此时他们的眼前一花,随后看见了贺一鸣,不由地大喜过望。既然正主儿已经来了,那也就不用他们操心了。

贺一鸣向着谢鸣金一点头,二个人走进了几步,贺一鸣问道:“知恩老爷子已经来了?”

谢鸣金知道贺一鸣身具顺风耳奇功,所以对他能够知道自己的来意并不奇怪。此时微微点头,道:“大哥,我们家来人了,说太叔公和大伯、爹爹他们已经来到了北城门,但是却被拒门外,无法进入。”

贺一鸣讶然道:“伯父他们也来了?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他沉吟了一下,笑道:“鸣金,随我一起去迎接伯父他们吧。”

谢鸣金茫然点头,他知道贺一鸣肯叫一声伯父,并且愿意降尊纡贵的去迎接父亲他们,那完全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这一点让他甚是感动,在这一刻,他对于贺一鸣确实是有着一种死心塌地的感激。

但是,整个谢家全力以赴的事情,在贺一鸣的眼中竟然得到了一个小题大做的评价,那才是真正的让他感受到了,贺一鸣与他之间的那种强大的到了极点的差距。

在贺一鸣的面前,他似乎变得愈发的渺小了起来。

不过。他自嘲的一笑,在一线天强者的眼中,那些普通的百散天强者,特别是那些尚未成功进阶的内劲十层巅峰强者,只怕还真的不算什么了吧。

二个人并肩而行,不过片刻就已经出了使馆区。

一辆马车如飞般的来到了他们的面前,马车前的二名车夫竟然是二个内劲九层的大高手,他们一脸谄笑的看着贺一鸣,哀求道:“贺大师,您请上车吧,无论您想要去何处,我们一定全力赶到。”

贺一鸣眉头轻皱,他知道这就是他大闹图藩国使节馆的后果了。

此时,只怕全城之人都知道他与步悻聪之间的冲突和最后的结果,所以只要他想要出去,顿时就有人专门效劳。他们并不是怕有人伤了自己,而是怕有人不开眼,再度招惹自己的怒火罢了。

脸色微微一沉,但是看到那二人眼中的惶恐之色时,贺一鸣还是摇了摇头,步上了马车。

这二人也是奉命行事,自己又何必为难他们呢。

那二个车夫的眼中都露出了感激之色,一人轻声询问道:“鸣金兄弟,贺大师要去哪儿?”

谢鸣金心中感慨,跟着贺大哥就是好,连内劲九层的高手都来溜须拍马了。

他轻咳一声,道:“北城门,快点。”

那二人的脸色一变,既然谢鸣金吩咐快点,那他们就绝对不敢有丝毫的迟疑。

一人从马车顶上抽出了硕大的代表了大师堂的大旗,在空中挥舞了几下,另一人则是口中吆喝一声,手臂不动分毫,单凭手腕的力量就已经将手中大鞭挥舞的噼啪作响。

四匹骏马立即是扬蹄飞奔,朝着北城门的方向肆无忌惮的而去。

他们所奔行的都是大道正中,那里本来也就不是普通人能够走动的地方。

在一人的大旗不断挥舞之下,无论何人看到了都是立即避开二边,纵然是平日里那些耀武扬威,仿佛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各家纨绔子弟,此时也是偃旗息鼓,乖乖的让开了道路。

有了步悻聪的教训在前,凡是有资格踏上大道正中的人都受到了最为严厉的警告。在最近这段时间内,哪怕是皇室子弟,都不敢继续大摇大摆的走在大道正中了。

而能够无所忌惮,依旧是如此狂放奔行的,放眼整个开嵘国都,怕是也唯有一人了。

是以,所有望向这辆大车的目光都带着一种复杂的神色。虽然这辆大车的主人曾经让同为西北三大强国之一的图藩国使者吃了一个大亏,而且还不敢声张报复。

但可惜的是,这个人却并非开嵘国的护国大师……

马车很快的就穿过了无数街道,那北城门似乎也是遥遥在望了。

贺一鸣突地一笑,道:“鸣金,伯父他们在城门口被堵上了,你去迎他们进来吧。”

谢鸣金一怔,兴奋的应了一声,他掀开了车帘,走了出去,道:“二位大哥,家父等人在城门口被贵国的兵丁拦下了,还请麻烦帮我通融一下。”

那二个车夫同时笑眯眯的答应了,他们这才知道,原来贺大师亲自出来,竟然是为了迎接谢家的那些人。看来,贺大师不仅仅与谢鸣金有着良好的关系,而且与整个火乌谢家都是如此。

一时之间,火乌谢家的地位在他们的心目中顿时是水涨船高。

※※※※

城门口,谢暖航等人一脸的不满。

他们来到了北城门之后,并没有顺利的进入城内,而是被守门的小兵丁们拦了下来。

这些守卫的兵丁们也是龙蛇混杂,但是其中却不乏眼力高明之辈,一眼就看出这一对人马的彪悍,并且看他们的装束,并非开嵘国之人,反而是某小国的世家侍从。

所以他们立即将谢暖航等人拦下来,无论谢暖航是好言相求,还是拿出银两贿赂,这些人都是一概不理,而是要他们派人进去通知,让人担保方能入内,在此之前,唯有在原地等候。

谢暖航等人在火乌国内呼风唤雨,哪里受到过如此待遇。但这里毕竟是开嵘国的国都,不说其中后天高手云集,就算是大师堂中的任意一位先天大师出手,就足以将他们所有人灭个十七八遍。

是以他们除了派人进入城中通知谢鸣金之外,也就只好停留在城外不敢轻举妄动。

只是,他们的心中在愤怒之余,也未尝不对这里守卫们那强大的心理素质佩服不已。

也唯有三大强国的国都守卫们,才会显得如此的自信,并且在面对三位内劲十层的后天强者之时,也是如此的坚持。

他们的心中不约而同的闪过了一个念头,什么时候,当火乌国的兵丁们在遇到了其余国家的强者之时,也拥有如此的自信之时,才是火乌国真正的强盛时刻。

然而,就在他们感慨不已之时,谢鸣金已经出现在城内,陪伴在他身边的,是一位高大的中年汉子,这个汉子的身上服饰颇为特异。

那些城门兵丁们一见到此人身上的服饰,顿时是一个个恭敬的垂首行礼,看他们的那个样子,几乎就是比见到了亲爹还要恭顺几分。

那人的目光一扫,眼中充满了不言而喻的威严,那些在谢暖航面前依旧是没有半点示弱的城门官兵却根本就不敢与他对视。

“放人……”

短促的,区区的二个字而已,城门立即大开,那些随时戒备着的城头上也立即是松懈了下来。

谢暖航等人在看到了那些兵丁们前倨后恭的模样,一个个也是心中感叹。

谢鸣金上前一步,道:“太叔公,大伯,爹爹,让你们久等了。”

谢知恩等人相继点头,谢暖意上前一步,拉着儿子的手,低声问道:“鸣金,这位先生是哪个府上的?”

能够让这些兵丁们二话不说的就放人入城,肯定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谢鸣金向后瞅了一眼,低声道:“这位大哥是来自于大师堂。”

众人顿时是肃然起敬。

在整个开嵘国的势力范围之内,又有哪个不知道开嵘国大师堂的赫赫威名。

谢暖航连忙拱手道:“原来是大师堂的高人,谢某失敬了。”

那人连忙后退一步,道:“谢先生客气,在下只不过是堂中一名小小车夫而已,不敢受您之礼。”

谢家十余人无不是倒抽了一口冷气,一个车夫就已经是拥有内劲九层的实力,这个大师堂真是藏龙卧虎,不可思议。

他们步行来到了城内,走过了一个街口,就听到了一阵爽朗的大笑之声:“知恩老爷子,谢大伯,谢二伯,别来无恙啊。”

谢家众人先是一惊,更有几人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似的揉了揉,直至他们确定了眼前之人的身份之后,这才是真正的大喜过望。

谢暖航大步上前,深深的一躬到地,道:“贺大师,劳您大驾远迎,谢家愧不敢当……”

在他的身后,包括谢知恩和谢鸣金在内,无不是深深躬身。此时,他们的心中激动,已经达到了极致。

因为他们都明白,今日之后,火乌谢家的声望就会更上一层楼,日后的辉煌腾达,更是指日可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