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港 > 生活

海蓝小说鬼母亲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50:20

多山镇座落在伊通河下游,偏僻、闭塞,山高皇帝远,其中所发生的事情大都稀奇、古怪,闻所未闻。“汗毛鬼”就是一个令人狐疑的故事。  话说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农村实行“大包干责任制”的第二年,那天是阴历四月十七日,位于镇西门外的赵家屯青年农民刘长林家里发生了意外:女主人于广玲(当时她已怀有八个多月的身孕)因煤气中毒,不幸身亡,这令刘长林痛不欲生。  刘长林和于广玲是邻居,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从小学到高中,俩人都是同班同学。毕业后不久,他们就在花前月下、海誓山盟,订下了终身。第二年,刘长林携于广玲南下广州打工,奋力拼搏五载,这才有了足够的资金回来买了房子,幸福地结了婚。谁知好景不长,就在他们精心孕育的爱情结晶即将出生之际,于广玲竟然……实在是让人痛哉惜哉!  安葬了于广玲之后,按照当地风俗习惯,刘长林如期祭祀亡妻,以此寄托哀思。  可就在烧完“七期”后不久,屯里突然有传言说,于广玲起汗毛(迷信说法:如果人死后周身长满了清毛,就能够复生)了。这是因为于广玲的坟土始终是湿润的,并且坟墓四周的苞米长得格外茂密……而相邻地块的庄稼呢,却是在发烫的热土上被尽情地烘烤着,倍受煎熬……植株的叶子萎蔫得打起了卷儿,呈现出一派枯黄的景象。  此刻,庄户人的心无不焦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  俗话说,大旱不过五月十三。可眼下已经进入六月上旬了,天气只是十分炎热,丝毫没有下雨的迹象,这不是汗毛鬼在作祟吗?  传言到了刘长林的耳朵后,他半信半疑。随即,刘长林接连几次到妻子的坟地去察看,始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现象,也就罢了。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此刻,传言并未就此终止,而是像长了翅膀一样:越传越远,越传越玄,竟然演变成:“于广玲在棺材里苏醒后,顺利生下了一个女孩”。顷刻间,十里八村妇孺皆知。这无疑令人们十分恐慌,坐立不安。  与此同时,屯东头的年轻寡妇孙晓丽家开的“富强食杂店”里,竟然出现了这样一件咄咄怪事:那是在半个多月前的一天,掌灯时分,店里忽然走进来一位身着黑衣、黑裤,脚穿黑鞋的年轻女人。她似乎是个哑巴,根本不说一句话,只是接连用手指着柜台里的奶粉袋,然后递上五元钱,耐心等待着……待到孙晓丽把一袋奶粉摆放到她面前时,对方赶紧扔下钱,不由分说抓起奶粉,飘然而去了。  此后,这位“黑衣”女人隔三差五就登门来买奶粉。来时总是掌灯时分,走时匆匆忙忙。这令孙晓丽十分纳闷。  又是一个掌灯时分,黑衣女人照例前来买罢奶粉,匆忙而归。  当晚孙晓丽结账时,竟然发现少了五元钱。“这是咋回事?莫非……”孙晓丽百思不得其解。  继而,孙晓丽不动声色,只是在暗中细心观察着顾客们的一举一动,希望从中找到蛛丝马迹,以便顺藤摸瓜,一举抓获罪犯。  一来二去,孙晓丽就把怀疑对象锁定在那位黑衣女顾客的身上了。  待到黑衣女人再次光顾后,孙晓丽付罢货,故意把她交的那五元钱搁到柜台的一角了。不一会儿,孙晓丽惊奇地发现那张人民币竟然变成了一捏纸灰。  此刻,孙晓丽不禁内心狂跳不已,周身大汗淋漓。少顷,她突然手捂胸口,嘴里发出了“啊”的一声怪叫,眼前不由一黑,晕倒在地,不省人事了。  恰在这时,正读小学三年级的女儿盼盼回来了。于是,她赶紧喊来邻居们,七手八脚地把孙晓丽抬到镇医院。值班医生赶紧抢救,待到孙晓丽好不容易清醒过来后,她凡事心里明白,却不能说话了。   自此,孙晓丽再与人们进行交流,仅靠手语了。  待到事情传开后,刘长林可坐不住了:“这究竟是咋回事?难道广玲她真是……”为此,他决定“打破砂锅纹(问)到底”,非得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于是,刘长林带领几个亲朋好友肩扛锹、镐来到于广玲的坟前,不由分说挥动铁锹挖掉了坟头土,迫不及待地掀开棺材盖观看,顿时惊呆了:只见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正在甜甜地酣睡着,她身边摆放着几个空奶粉袋,另有一袋奶粉只吃掉了一半,斜倚在角落里,而于广玲却是半跪着死在那里,她的脸上还流淌着泪水,血肉模糊的双手深深地抠进早已挠成十道沟儿的棺材帮上。  刘长林看罢,顿时哭得死去活来。  待到人们抱出了那个孩子,重新安葬了于广玲之后,正要离去时,忽然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场倾盆大雨降临了。与此同时,孙晓丽居然能够说话了,并且柔美动听,仿佛天籁之音。  自此,孙晓丽的生意兴旺发达,金钱如流水般滚滚而来。       共 171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阴茎异常勃起
昆明专治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昆明市癫痫病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