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港 > 游戏

晓荷那年大脚小传征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2:36:18

一  人都说,物以稀为贵,我却要说,物以稀为奇!咋个奇法?如果现如今的大街上,走着一个三寸金莲的小脚女人,不出所料,那个女人必将成为人眼球的女人,伴之而来的,也会是嘘声一片;如果时光倒回一百多年前,在清一色儿拧着三寸金莲的大街上,走过来一位跟男人一样的大脚女人,可以断定,照样也会引来一大群围观者,而当人群散尽,撂下的,一定是如潮耻笑和责骂声。  在豫西卢氏,一百多年前就有个招人议论、招人唾骂的大脚女人,她叫李大脚。李大脚本名李桂兰。小的时候,李大脚叫兰子;长大了,当村里的大闺女小媳妇都拧着一双三寸金莲的时候,兰子却有着一双跟男人一样的大脚片子。那时候,人都把这个大脚女人当怪物,特别是那些以自己有着一双三寸金莲为荣的女人们,人前人后指指戳戳,或窃窃私语一番,或指桑骂槐一阵儿,并以恶心嘲讽的口吻“李大脚,李大脚”的叫着。后来,村里村外的都给李大脚叫李大脚,却再也没有人叫她兰子,更没有人叫她李桂兰了。  李大脚祖上是大地主,他的爷爷因为染上了吃大烟,结果把一个不大不小的家产也给吃败了,到她爹那一辈儿,原来三进三出的老宅子,已经被她爷爷抵债给了大财董郭占鳌,害得一大家子只能买下一处普通农舍暂且栖身。爷爷走后,大脚她爹雄心勃勃,想着有一天重振家风,怎奈正赶上改朝换代的荒乱年月,军阀混战,土匪横行,国无宁日,家也不能安生。  大脚的爹娘都是一老本分的庄稼人,他们卧薪尝胆,苦心劳作,在不到十年光景,就又置下十几二十几亩地,家里时常雇佣几个长工短工,小光景又慢慢见了起色。大脚的爹娘对扛长工打短工的伙计都不赖。用爹的话说就是,他们都是可怜人,不可怜,谁愿意出来看别人的眉高眼低?娘也说,这人呀,都是人心换人心,四两换半斤,你对他好,他就对你好。大脚从记事起,就经常听爹跟娘说这些话,虽然他并不怎么理解其中的含义,但她还是觉得爹娘都是好人,所以她就把这些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那时候,大脚就记得爹不管在家里还是下地做活,脊背上总是背个大辫子,有时候干活,他嫌那根辫子碍事,就干脆把它盘在脖子上。娘呢,拧着一双三寸金莲的小脚,一天到晚四门不出,就在锅头、炕头跟纺花车、织布机前转来转去的。娘走路的姿势很特别,碎步快走(即使这样,她也撵不上大脚的爹),两只手还要左右甩着,活像一只笨笨的大白鹅,为了加快速度,不得不扑棱着翅膀。大脚讨厌娘那双小脚,害得她一辈子都不能好好走路。  大脚爹娘哪一点都好,就有一样不好。大脚从她记事的时候开始,爹娘就天天催着让她缠脚。起初,大脚是怕疼,爹娘一说要给她缠脚,她就哭着喊着不缠。爹吹胡子瞪眼吆喝她,娘轻声细语哄她。大脚软硬不吃,就坚持一条:不缠!  爹说,这闺女,真犟!  娘说,闺女还小,再等等,等她懂话了,再跟她说说道理,兴许就叫缠了。  两三年一晃而过。大脚缠脚的事儿被她又犟又难缠的脾气弄得一拖再拖,眼瞅着大脚都快十岁了,再不缠,脚骨头都长定型了,想缠都缠不成了,所以,得赶紧缠!娘跟爹经过一番商量,决定先礼后兵。那天,娘给大脚做了她吃的千层油烙馍,还打了鸡蛋茶,然后娘就喊,兰子,兰子,过来,看娘给你弄啥好吃的了?在院子里耍得正美的大脚,应声跑回屋里,一看,高兴得又蹦又跳,还拍着小手道,娘,今儿不年不节的,咋做这些好吃的?娘说,今儿个娘高兴!来,过来坐在娘跟前儿,娘要看着我闺女美美地吃一顿!大脚就觉得娘今儿跟往常不大一样,但又不知道为啥不一样。她没有多想,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娘在一旁看着,时而笑笑,时而若有所思,时而表情古怪。  大脚边吃边看娘,看娘好像有心事,就问,娘,你在想啥哩?娘迟钝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哦,没想啥,娘就是看你吃得亲,想你马上就长成大闺女了,真快!大脚说,等我长大了,娘就老了,娘老了,你闺女就给你天天做好吃的!娘笑笑说,好闺女,娘就等着享你的福哩!娘又说,我闺女这会儿懂事了,知道报答娘了,娘真高兴!我们兰子是个孝顺闺女,你说是不是?大脚点点头。娘又说,孝顺闺女就要听爹娘的话,你说是不是?大脚又点点头,然后直直地、静静地看着娘。娘把大脚搂进怀里说,闺女,你看,在这远远近近有多少闺女,一个一个都缠了脚。前几年,你小,不懂话,每回给你缠脚,你都是又哭又叫的,我跟你爹都看你怪可怜的,就一等再等,这回你也不小了,该知道咋做了,是不是?大脚一听娘说缠脚的事儿,就从娘的怀里挣脱,还把身子往一边挪了挪,很不情愿地说,娘,我不想缠脚!娘显出生气的样子说,你咋还是不懂道理?这缠脚是咱老祖先传下来的,女人就要有个女人的样儿,你不缠,人家不笑话你,笑话我跟你爹哩!大脚说,反正我不缠,打死都不缠!  你不缠,到时候看谁家肯要你,嫁不出去,你就老在娘家算了!娘气得脸色发白,手也在打颤。这闺女,油盐不进!娘的手直发痒,真想狠狠打她一顿。  没人要算了,我就老在咱屋里,到时候给你和我爹养老送终!大脚嬉皮笑脸。  放屁!爹腾一下蹦进屋里,一声吆喝,把大脚和娘都吓了一跳。他怒气冲冲地指着大脚劈头盖脸道,我看你这闺女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小的时候,我跟你娘心疼你,没跟你来硬的,心想你长大一点儿,自然会明白的,不成想,你眨眼都十岁了,还是这么不懂道理!爹的眼神很凶,像两把锋利的刀子,刺得大脚隐隐作疼。爹说完,到墙上取下一根绳子,不由分说,就把大脚捆了个老汉看瓜。娘拧着小脚过来,想劝爹甭使恁大劲儿,再一看爹一副凶凶的样子,就没敢多言传。娘木木地立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爹朝娘瞪着眼吼道,还看啥,赶紧缠呀!娘恍然大悟,慌忙拿来缠脚布,给大脚缠脚。娘缠脚的手法娴熟而老练。娘边缠边说,闺女,头一回,都不好受,万事儿开头难,忍一忍就过去了!跟小时候缠脚时大脚的大喊大叫不一样,大脚这回一声都没吭,她眼窝里噙着满满的泪水,边挣扎,边用仇恨的目光死死盯着她爹。娘说,闺女,要是疼得受不了了,你就大声喊,大声叫!大脚自始至终一句没喊,半句没叫。娘边流泪边给闺女缠好脚。缠完了,就一个人躲到里间屋里偷偷流泪。  大脚没有吃晚饭,她要用绝食来对爹和娘的暴行做反抗。那一夜,大脚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一句话,尽管她娘一直陪在她身边,还端吃端喝,她总是一言不发,独自流泪。  第二天,娘在征求爹同意后,给大脚松了脚。大脚在出门上厕所的时候,忍着脚上剧烈的疼痛,从后门偷偷逃出了这个农家小院。  二  大脚那一跑,就跑了七天。头一天,她没有跑远,就在房后的武山上转悠,爹跟娘在满村子寻她时,喊她的声音她都听得一清二楚。但她就是不应声,也不回去。天黑下来以后,武山上猫头鹰叫得瘆人,大脚害怕,就悄悄溜回村子。她已经一天多没有吃饭了,邻居亲戚屋里她不能去,要是去了,就等于自投罗网。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唤。她趁天黑,又溜出了村子,淌水过了洛河,来到县城。幸好是夏天,街上的生意人还没有关门打烊,她就想办法弄来锅底灰,抹在脸上。她沿街搜寻着,忽然,一缕饭菜诱人的香气牵引着她的鼻子,让她来到一家饭馆前。不闻饭菜香,她的饥饿感兴许还没有这么强烈,一闻到那勾人食欲的香气,她的饥饿感突然袭来,就像有一只手在掏空她的胃,她的腹中空疼空疼的,马上浑身出慌汗,眼冒金星,一头晕倒在饭馆门口。  店小二看见有人倒在门外,赶紧报给老板。老板慌忙出来察看一番,看这小姑娘穿戴还算齐整,脸却黢黑难辨。搭脉一瞧,脉搏虽然微弱,但可以肯定她还活着。这谁家的闺女,莫不是逃荒要饭的?咋就一个人?来吧,小二,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老板喊来伙计,七手八脚把这个昏死过去的小姑娘发落回店里,热汤热水儿喂了。大概过了一袋烟的工夫,小姑娘就睁开了双眼。她看见一个戴瓜皮帽的男人正对着她笑,吓得一激灵,猛然坐起身子问,这是哪里?我咋在这里?戴着瓜皮帽的老板说,姑娘,你晕倒在了我的店门口。起初,还吓我们一跳,以为你……后来才看你是饿晕的,就给你灌了汤,喝了水,这不,你就醒过来了!老板还问姑娘是哪里人,为何一个人流落此地?姑娘也不言传,起身就要走。老板问,你这么小年纪,外面黑灯瞎火,你要去哪里?姑娘并不说话,毕恭毕敬给老板鞠了一躬,转身就要出门。临走还说,多谢叔叔救命之恩!说完,就一溜烟走了。老板看着小姑娘消失在夜色里,摇头叹道,如今这世道,真的是没有穷人的活路啰!看她不过十来岁年纪,就沦落到这般田地,可叹,可叹啊!  大脚一连几天,白天沿街乞讨,夜里就藏身城隍庙的前厅过道。虽然只有几天工夫,她已经跟一个叫花子没有啥两样了。屋里呢,娘一天到晚哭哭啼啼,爹像疯子一样把方圆左近的山山岭岭、沟沟岔岔都寻了个遍,还把所有远近的亲戚都跑遍了,就是没有大脚的一点音讯。娘绝望了,认为闺女一定是遭了不测;爹也后悔到了极点,骂自己不该那样粗暴地对待闺女。为这,两口子还不止一回地拌嘴骂仗。大脚娘急了,还以寻不回闺女,她就去死,来威胁大脚她爹。就在一家人哭天抹泪儿的时候,也就是大脚逃跑的第七天晌午,大脚她舅舅却背着一个已经没了人形的小姑娘风风火火地跑了回来,一进大门,就大声喊着,姐,姐夫,兰……兰子……兰子!  大脚娘抱着脏兮兮、蓬头垢面的闺女嚎啕大哭;大脚爹悔恨交加,立在那里不住气儿抹眼泪,嘴里还不住地说着,这倔闺女,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自打出了大脚逃跑那件事儿之后,大脚的爹娘就不再提说让大脚缠脚的事儿了。爹说,这闺女性子叫,再这式弄下去,恐怕要出事儿!娘也说,实在没法子,就由她去吧!就这样,大脚才保住了她那双自认为很美的大脚。  那年,爹娘送大脚到村里的私塾学堂念书。学堂里全部是男生,就她一个女生,所以,男生就对她另眼相看,有佩服的,有耻笑的,也有偷偷说她闲话的。  嘿嘿,她没缠脚?!  没有。听说她为了不缠脚,还当过要饭的呢!  嗬,有性格,佩服!  呸,这是对祖宗的大不敬!  现如今不是提倡剪辫子么,这女人缠脚也应该革命了!  那个佩服大脚的男生,叫林志强。  大多数男生都爱在一坨咋咋呼呼,谈天说地,胡论瞎侃,而林志强却不参与其中。他话语不多,学习用心,还同情弱者。有一回,几个男生瞅见塾师先生不在,就围着大脚起哄,还让大脚把鞋子脱掉,要亲眼看看大脚的脚片子到底有多大。大脚不脱,他们就围而攻之。坐在教室里的林志强看不过眼,就走出教室,对着那群正围着大脚起哄的男生大声呵道,都停下!你们看看,一群男生欺负一个女生,不觉得羞耻么?先生平时是怎么教导我们的?——恃强凌弱,仗势欺人,非正人君子也!  没想到,林志强的一声大喊,还真的镇住了那帮起哄的男生,一个个灰溜溜的四散走开。  大脚对林志强的大义凛然和一身正气心存感激。  甭看那些男生平时咋咋呼呼的,一轮到考试,就一个一个蔫儿了,三分儿都很少拿。而林志强有时候四分儿,有时候五分儿。只有大脚——同学们都叫她李桂兰(后来就干脆叫她李大脚),每回都拿五分儿。她不吭不哈,一门心思学习,塾师先生也对她赞许有加——她的四书五经,基本都能倒背如流。  大脚出色的成绩,让那些背后地说她闲话、甚至辱骂她的男生羡慕嫉妒恨。然而到后来,那些男生的羡慕嫉妒恨则因为他们的不争气,而慢慢转化成了只有羡慕和求助,嫉妒恨已被强烈的需求欲望一点一点冲刷殆尽。大脚成了那些男生做题、考试时的一根救命稻草。一些纨绔子弟不求上进,贪耍偷懒,一遇到考试就发愁,他们就暗地里求大脚,在考试结束后,不要急着交卷子,让他们偷着照葫芦画完瓢后再交卷儿。大脚开始不答应,那些男生就变着法子挤兑她,孤立她,甚至还时不时的在同学面前出她个小洋相,揭她个短儿。她一开始准备把这些一五一十说给塾师先生的,后来又想,他们人多势众,不跟他们做对,就答应了这些男生的要求。  三  大脚在村塾学习两年后,爹娘就催着她辍学回家。塾师先生说,大脚的成绩考上县立中学没有一点问题,希望大脚继续读书。而爹娘也有爹娘的道理,说闺女不求功名,能够认字读书就可以了,得赶紧回家学习纺花织布、针线刺绣。  让大脚弃学,大脚一百个不情愿。她希望能够接受更高等的教育,然而,她的愿望还是落空了。  一晃八年过去了,这时的大脚,已经出落成如花似玉的大闺女了。这几天,大脚心思重重——爹娘又在张罗着给她找婆家了。大脚不想找婆家,她心里有一个人,老是让她放不下,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她的私塾同学林志强。  自从大脚辍学回家后,大脚就很少见到林志强。志强在上完村塾后,就考进了县立中学,后来又到省城去念师范了。大脚觉得林志强不但学习成绩好,他还是个有同情心、有正义感的人,虽然住在一个村,但是受“男女授受不亲”的约束,他们小时候很少见面和来往。后来在学堂熟识了,短短两年后,两个人却天各一方,只有在暑假和寒假的时候,才能偶尔见上一面。每次见面,林志强都要给大脚带回一些新鲜见闻和她喜欢看的书籍。爹娘很反对他们来往,认为他们之间,就是名不正言不顺的苟且行为,传出去好说不好听,败坏门风,丢人现眼。 共 16980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急性前列腺炎要怎么诊断-
昆明治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引起睡眠性癫痫病发作的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