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港 > 健康

焚烟纪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13:26

【今生之果】    我喜欢看着烟花落尽的凄美。漆黑的夜空中只有一朵盛开的烟花,以及烟火落后的苍凉。空气中残余的那淡淡的焚烟的味道就像那个已经飞灰湮灭了的故事。  你是飞烟,终究会随着风逝去。    一  这已经是第三百七十八天了,纪飞烟醒后的件事就是喝水,大口的喝水,偌大的水杯里的水就这么进入肚子里,任谁都惊讶怎么能盛下这么多水?就像是前世干渴而死。  今天,纪飞烟又从梦中惊醒。那个缠绕了她三百八十七天的梦,那个梦魇,比闹钟还准时,每天准时的来到她的梦中。  梦中一片漆黑,黑的什么都看不到。纪飞烟梦到自己在灼热的黑暗里奔跑,越跑越远,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但是潜意识却告诉她,必须跑。每次跑到一个柱子面前她会停下,然后一个声音就像是从心底发出来的。  “我是蚕蛹,经历破茧之痛,你却隔开我的视线。你是飞烟,飞烟总会随风而去,烟花盛开的那一瞬,落幕的便是凉薄。”  那个声音就像是从遥远空间传来的,空洞,迷蒙。又仿佛是从心底发出来的声音,空洞诡异。  每次醒来的时候,纪飞烟都想喝水,那种感觉就像是渴了五百年的人突然见到了水一样。  一大杯水尽,又一大杯水尽,第十杯水进肚的时候,纪飞烟终于停下来,粗喘着气,那种快要渴死的感觉终于淡了。  她苦笑一声,这个梦已经缠绕着她一年多了,原本她不相信什么前世,什么轮回,那只是小说里的一些杜撰而已,但这几天的事却不能不让人怀疑。    二、  来到寺庙之前,纪飞烟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这个时候,这个状态,很容易让人当成疯子。  庄严的大殿,佛像还是那样笑着,那种笑容,仿佛是嘲笑。人很少,毕竟不是节假日,来朝拜的人不多。  坐在纪飞烟前面的是个老和尚,闭着眼,仿佛从未睁开过。纪飞烟记得小时候见过他一次,仔细想想又没见过他。纪飞烟小时候并没有在这个地方,五年之前才来的,纪飞烟却觉得大约是五岁左右的时候自己来过这里,一个人,也是这样坐在老和尚面前。  老和尚不抬头,不睁眼,不开口。  纪飞烟很耐心的等着,或者是在等着老和尚反应,或者是思考要说的话,谁知道呢。纪飞烟很明白,老和尚已经知道她来了,因为,他握着念珠的手攥紧了一些。  老和尚终于开口了,语调很奇怪,但纪飞烟却听得懂。那种语言纪飞烟本来不懂,但她却知道老和尚在说什么。  老和尚的嗓音很嘶哑,那感觉就像好久好久没开口一般。他说,你又来了。  纪飞烟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来过,至于什么时候来的却记不清楚了。    三、  纪飞烟说,师父,为什么我总是做梦?  老和尚说,那是你的心总是想着同一件事。你的心就是你的梦境,你的梦境就是你的心。你的心在营造一个梦境,所以你就走进了那个心营造的梦境之中。  纪飞烟摇摇头,老和尚本来是闭着眼的,但纪飞烟却觉得,他一定能看到。  老和尚说,我是蚕蛹,经历破茧之痛,你却隔开我的视线。你是飞烟,飞烟总会随风而去,烟花盛开的那一瞬,落幕的便是凉薄。  纪飞烟还是摇摇头说,梦中总有一个人说这些话,但是我不明白。  老和尚说,人这一生,又有几个能明白呢?你且看看,你的心还在吗?花非花,雾非雾,烟非烟,始终还是一个梦。该来的总会来的,你喝再多的水也不能改变。  纪飞烟说,那我该怎么办?  老和尚摇摇头,眼睛却睁开了。纪飞烟见到那双眼睛的时候,突然觉得浑身冰凉。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如果你只看眼睛,想不到那是老人的眼睛,那闪耀的淡蓝色的光芒仿佛能看透整个世界。  纪飞烟晃晃脑袋,再看时老和尚已经闭上了眼睛。    四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下午了。这一天过的跟做梦一样,纪飞烟突然想起老和尚的话,花非花,雾非雾,烟非烟,始终只是一个梦。或者,真的只是一个梦而已。  黄昏的校园并不好看。虽然夕阳很美,但那石凳上,枫林里,甚至大路上亲昵的贴在一块的情侣很煞风景。起码,纪飞烟是这样想的。  走到宿舍的时候,一个人从外面走进来。纪飞烟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不再搭理,有些事,有些人,看淡了就好。  打开手机,熟悉的屏幕,零零星星的还带着几条短信。纪飞烟苦笑,这段时间,除了必须回复的,她只给一个人回过短信。这个人是季风。  季风说,飞烟,一天不见,手机也不开,我很担心。  纪飞烟觉得很搞笑,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去哪为什么要让你知道,你有什么资格?虽然这样想着,她却依然点了回复。虽然很短,但毕竟回复了。  冬季的夜晚来的很快。纪飞烟还想着那个老和尚的话,她翻开背包,包里面还有老和尚给她的一串佛珠。很便宜的那种,大街上到处都是,五块钱一串,权当买个平安。  纪飞烟拿着那串佛珠,很无奈的笑了。自从做了那个梦,她就开始疑神疑鬼。或者,这串佛珠真能保佑她吧。  宿舍的姐们回来的时候,纪飞烟已经躺在床上了。女生都是群居动物,但她不是。总和别人在一块,永远也突破不了,纪飞烟经常为自己找这种借口。    五、  一晚无梦,纪飞烟捧着那串佛珠,或者,这佛珠真有辟邪的功能呢。这好像是三百八十多天以来睡得的一个晚上。  再次见到季风的时候,是在教室里,纪飞烟永远坐在一排。当然,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季风。纪飞烟突然觉得他并不是那么讨厌人。  季风说,你昨天去寺庙了?  纪飞烟点点头。  季风笑着说,你真去算命?都是些江湖骗子,骗人的,不要听他们胡说。  纪飞烟说,我只是心烦,想去静一静。  季风说,下次我陪着你去吧。  纪飞烟不肯定也不否定。季风无奈的摇摇头,低头写着不知道什么东西。  日子就这么无聊的过着,日复一日。冬天来的时候,纪飞烟严重感冒,北方的天气,永远这么干冷。到处带电,纪飞烟苦笑的望着自己的双手,赫然发现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道线,一道红线,从手腕一直延伸。她捋起袖子,红线已经有十厘米长了,通红通红的,触目惊心。看来,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纪飞烟想着。    六、  去医院是季风陪着她去的。纪飞烟觉得季风是个很不错的人,只是不明白自己以前为什么那么讨厌他。  医生是个中年女士,很温柔很亲和的那种,她推了推眼镜,看了季风一眼说,小伙子先出去,我和你女朋友有点话说。  季风笑着点点头走出去,顺便把门给带上。  医生说,你男朋友很体贴,丫头真有福气。  纪飞烟说,他不是。  医生用很暧昧的眼光看着纪飞烟道,飞烟,你晴阿姨我从小看着你长大的,我还不明白你的心思?  纪飞烟笑着说,晴姨,我五岁的时候来过这里吗?  医生明显的一怔,神色有些慌乱,她又推了推眼镜说,飞烟,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纪飞烟捋起袖子,秦晴看着那条红线脸色大变。  纪飞烟说,晴姨,妈妈走后,我一直把你当成母亲,我害怕。  秦晴喝了杯水,稳定了一下情绪说,飞烟,你手上的红线是你们家的一个印记,你父亲说,等你长大了这条印记就会出现。  纪飞烟说,晴姨,我想见见父亲。  秦晴推推眼镜,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推眼镜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她高兴,一个是因为不好办。  纪飞烟说,我已经半年没见父亲了。  秦晴停顿了半天,叹了口气。    七、  纪飞烟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季风面色有些焦急。  纪飞烟说,季风,陪我看看父亲好吗?  季风没有答话,纪飞烟知道,无论她提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  市中心的一家精神病医院里,一个中年男子坐在秋千上。如果你见了他,不会认为他是一个精神病患者。  中年男子看到纪飞烟的时候眼睛突然明亮了起来。  纪飞烟扑到男子的怀中,却忍不住哭了起来。  中年男子显然不知所措,季风拉了拉纪飞烟,中年男子这才注意到季风。  他说,你是季风吧。  季风说,您认识我?  纪磬说,我当然认识,我们已经认识很长时间了,从小到大,你不记得,我却记得。  爸,我还在。纪飞烟打断他们的对话。  纪磬看着纪飞烟道,女儿,父亲上辈子欠你太多,今生能还的都还了,你母亲比我的罪孽轻,她早早的去转世了,只留下一个我。飞烟,你手臂上的印记是你前世的印记,我祝你好运。  纪飞烟不明所以的看着纪磬。  纪磬却不再说话,季风拉着哭泣的纪飞烟离开医院。    八、  纪飞烟走后,一个女人从里面走出来。  纪磬叹了口气道,晴儿,马上就要结束了。  秦晴哭着说道,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你这样对她很不公平。  纪磬说,晴儿,这都是命。上辈子我们对她的亏欠,也算是还了吧。  秦晴说,哥,那件事不怪你。  纪磬摇摇头再也不说话。  季风说,飞烟,你要开心一点,好吗?  纪飞烟说,我不明白。  季风叹了口气道,这个世界上,有谁能真正的看明白呢?  纪飞烟看着远方的星星说,天又黑了。  季风说,飞烟,圣诞节晚上有个烟花展,你去吗?  纪飞烟点点头,此刻,一颗流星划过,闪闪的光竟然向着纪飞烟飞来。  快到地面的时候,流星却不见了。季风说,飞烟,我看见流星进了你的体内。  飞烟笑了,这个傻帽,这种笑话也能编的出来。  宿舍楼下,季风狠狠的抱了抱纪飞烟才转身离开。纪飞烟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小子,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九、  回到宿舍的时候,一个女生眼神凌厉的看着她。  纪飞烟摇摇头,转过身子。那女生突然伸出胳膊说,我想和你谈谈?  纪飞烟微微一笑说,谈什么?  女生斜睨了纪飞烟一眼道,纪飞烟,你别装傻,刚才我都看到了。你为什么要抢季风?  纪飞烟苦笑一声,抢?这个词,她从五岁就没用过,五岁那一年,母亲离开,她和父亲在各个城市间流浪。她早已学会了忍耐,早已学会了冷漠。五年前,父亲和她来到这座城市,父亲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只有一个人,没想到“抢”这个词还能用到她身上。  那女生见她不搭理,越气愤。她说,纪飞烟你这个狐狸精,季风明明是喜欢我的,你却半路把他抢走,你这个贱人。  纪飞烟笑了一声,你想要?自己去追,我让给你就行了。纪飞烟趁着她发愣的空隙快步走到宿舍,发起疯来的女人比疯狗都可怕。  纪飞烟总是忘记带手机,打开手机的时候,季风来短信说,今天抱你的时候,很温暖,别忘了圣诞的烟花节。  纪飞烟笑着回复说,你的粉丝简直是夜叉。    十、  那场烟花展总算来了,圣诞节,据说是耶稣的生日。很美丽的烟花。纪磬和秦晴看着这些烟花,默默的祝福。纪磬说,晴儿,我大限已至,你在世间多保重。  秦晴哭着说,哥,如果我们回不到前世了,我会在轮回里重新遇见你,到时候你不是我的哥哥,我愿意做你的妻子。  纪磬闭上眼睛,眼泪却流出来。晴儿,你这是何苦?  纪飞烟很高兴的牵着季风的手,那种感觉很熟悉,好像好多好多年前她就是这么牵着季风的手在烟花盛开的时候奔跑。  季风捧着纪飞烟的脸说,飞烟,我想,我爱你。  纪飞烟的睫毛闪了闪,季风头低下,唇刚好碰到她的睫毛。  纪飞烟笑着打开季风的手,别浪费了烟花。  说完,她又说,你知道吗?我喜欢看着烟花落尽的凄美。漆黑的夜空中只有盛开的烟花,以及烟火落后的苍凉。  季风说,你这样真美。  纪飞烟突然感到一个人在盯着自己,那种感觉很不舒服。  季风揽过她的肩膀说,飞烟,一切有我。  烟花已经开始绽放了,火光漫天,五彩缤纷。    十一、  纪飞烟笑着对季风说,谢谢你,我今天很开心,我喜欢烟花,喜欢这种景色。  季风说,飞烟喜欢就好,飞烟……  纪飞烟看到季风的脸刹那间变了颜色,她想回过头去,季风却用力把她甩到远处。纪飞烟看着漫天的烟花碎片落下来,然后,干燥的空气与烟花的碎片摩擦,点燃了场地上的易燃物品。  已经干燥了一个冬季,火势渐渐变大,纪飞烟所处的位置在风的逆方向。但是季风呢?  纪飞烟突然想到季风一下子把她甩了出来,他还在里面。  纪飞烟的心口一阵窒息,好熟悉的场景,好熟悉的味道。她冲进火里,旁边一个人却死死抱住她。  纪飞烟使劲挣脱开那双手,义无反顾的冲进去。  满口满鼻的烟味,火势越来越大,纪飞烟在火中穿梭却找不见季风。她使劲的喊着季风的名字,烟气趁机进入她的嘴里。纪飞烟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火越来越大,救援的队伍却迟迟不肯到来,空旷的野外燃烧起来一发不可收拾。纪飞烟被烟熏的流着泪,边喊着季风的名字边咳嗽。  大火的温度似乎把她体内的水分全都蒸发,季风仍旧不见人影。纪飞烟突然感觉到一阵凄凉。季风,难道你也离我而去吗?你明明有机会逃出来的。    十二、  纪飞烟感觉到口渴,就像上辈子没喝过水一样,那种感觉就像在梦中的感觉。  梦中,那个梦,在黑暗中奔跑,在一根柱子面前停下。好熟悉的场景。纪飞烟的心口突然疼了起来,她这才发现她已经走不出去了。   共 1369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癫痫的正确饮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