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港 > 健康

天庭农庄 第九十六章 抓黑鱼!

发布时间:2020-01-16 19:32:30

天庭农庄 第九十六章 抓黑鱼!

魏大牛憨笑了一会儿,點了點头,“韩哥,还是你对我最好。”

“行啦,瞧你一脸搞基的神情,我走了,明天带你去工地。”韩宁说完起身回家,魏大牛把韩宁送到了门口。

隔日,韩宁刚吃过早饭,魏大牛就来了,这xiao子打心里还是想留在家乡赚钱的,没谁想背井离乡去外地,那都是没办法给逼的。

因为湖心岛的工程,骆马湖中多了一些运输船,这些船都是左江明调来运输建筑材料的,他给左江明打了个,左江明乘坐一艘快艇从湖心岛赶了过来,把两人送到了湖心岛。

“这么早你就到工地啦,你这老板当得也太辛苦了。”下了船,韩宁对左江明说。

“第一个工程,又是你的,我不能搞砸了,吃睡在工地我也能随时处理一些应急情况。”

韩宁最喜欢左江明的认真劲,拍了拍他的肩膀,“那真是辛苦你了。”

左江明笑了笑,想起什么转身指着刚才的快艇说,“这个怎么样?”

“很不错,你买的?”韩宁问。

“我哪有这个闲钱,我想说这湖心岛要是建成了,到时候可以建个快艇码头来运送游客,快捷不说,还能多一项收入。”

“这个我想到了,渡轮,快艇,这些到时候都会有的。”一边说着,三人到了工地现场,木工敲打,电锯的声音立刻喧嚷起来,吵得三人只得大声喊着说话。

算起来湖心岛建设也有一段时间了,现在湖心岛上的建筑基础基本上完工了,剩下的主要都是木匠的活,现在湖心岛上到处都木材,一派火热的景象。

魏大牛看的眼热,手不停地摩挲,在船上的时候他就和左江明打过招呼了,给他了安排了一份木工的活计。

和左江明在岛上转了转,忙忙碌碌的工地现场没什么转头,他就让左江明领着魏大牛安排工作去了,他则是到了湖心岛的内湖。

这内湖中的鱼苗和虾苗也有半个月的时间了,也不知道长成了什么样子,他找了一个芦苇荡,脱了衣服就下了水。

时节虽然入了秋,但是依旧炎热,下了水,韩宁立刻感到一股清凉的感觉,在水面上畅游了一会儿,他一个猛子扎进了水中。

这些日子韩宁从来没有停止过吃文鳐,这次下水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能力又是高了一截,在水中,他的视线根本不受遮挡,水中的景致一览无余,每样东西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半个月前投入的龙虾,现在已经从虾苗长成了成虾,虽然外壳还是青色的,但是距离成熟的也没有多少天了,定水珠的位置早前被韩宁磊了不少的石头和水草,现在这个地方真的成了一个xiao型的生态区。

龙虾,淡水鱼都聚集在这个地方,鱼群围绕着这个人造岛礁不停地环绕,每个定水珠的位置都是这样的景象,韩宁甚至有股冲动把这里录下来,他相信这里的景象一定不比海底差。

检查了定水珠,韩宁在内湖中寻找刀鱼,滑鱼和鲈鱼的身影,他最怕就是这三种鱼类不能在内湖中存活,不过他的担心多余了,以前的xiao鱼苗现在形成了鱼群在湖中到处嬉戏游玩,不时在定水珠前停下吸食上面的泡泡。

“鲈鱼,滑鱼,刀鱼。”三种鱼群韩宁都找到了这才安心,不过寻找的过程中,韩宁也看到了不少本地的淡水鱼,比如黄鳝,鲶鱼这些鱼种,这些鱼的个头现在都不xiao了,在内湖中它们基本上是主宰。

最让韩宁担忧的是一条大黑鱼,黑鱼繁殖能力强,性情凶猛,而且吃其他鱼类,尝尝能把一个池塘的其他鱼类吃个干干净净,让鱼塘损失惨重,投鱼苗的时候内湖中还是没有黑鱼的,他猜测这黑鱼是趁着下雨的时候从外面的水域通过泥地滑过来的,黑鱼是有这样的能力的。

“不行,得干掉他。”这几条黑鱼的个头不xiao,至少也得五斤,让这样的黑鱼在内湖中横行,这里的鱼早晚要被吃光,毕竟内湖不比宽阔的骆马湖,水广鱼多不怕吃。

而且这黑鱼现在是霸占了定水珠的位置,只在这个地方等待猎物,简直是守株待兔。

全身骤然爆发巨大的力量,韩宁如同一支利箭一样游向了看守定水珠的黑鱼,势若闪电的一扣就掐住了黑鱼的脑袋。

提着黑鱼出了水面,韩宁把黑鱼往岸上就是一扔,又在水里游了一会儿,确定内湖没有了黑鱼,韩宁这才上了岸,这时候黑鱼在岸上还蹦来蹦去,还想要回到水里。

“中午就炖了你。”内湖中的鱼苗这条黑鱼肯定没少吃,韩宁想起就心疼。

提着黑鱼回去,左江明和魏大牛都是有些惊奇,问韩宁怎么抓的?韩宁只得敷衍了一下,让两人羡慕不已。

“中午别走了,在我这喝一顿,我这有食堂,我让厨子给炖了。”左江明口水都快留下来了,黑鱼肉可是味道不错的,现在他是节衣缩食为了工地,几天没吃肉了。

“瞧把你馋的。”韩宁鄙视了一下左江明,几个大老爷们凑一起反正也是吃吃喝喝,他把黑鱼递给左江明,“让厨子仔细炖了。”

“你放心吧。”左江明嘿嘿一笑,提着黑鱼去了食堂,转身回来又拉着韩宁去项目部的办公室里打扑克。

左江明的项目部是建筑工地上常见的简易板房,三人在屋里坐下,他又喊了一个项目部的xiao伙子过来,四个人打起了斗地主。

“哎呦,韩宁你现在的牌技不错呀,当农民你赢,当地主你还赢。”好几轮下去,左江明有些惊异地看着韩宁。

韩宁得意地打出一对二,扑克牌很多时候讲的是运气和记忆,现在韩宁记忆里超群,每张牌下去,韩宁都能记得一清二楚,谁出了什么牌,还剩下什么牌他是记得一清二楚。

“运气,运气。”韩宁笑着说,这把他是地主,手中的牌又全部扔掉了。

“不玩了,吃饭!”这一把结束,左江明彻底绝望了,三个多xiao时了,自己当地主的时候没赢一次,太失败了。

p:情绪很低落,这两章也不知道是怎么写出来的,大家见谅,另外觉得书不错的书友可以投一下推荐票,谢谢!

颍上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宁波市鄞州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南宁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扬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