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港 > 故事

天边射星 八十八章 在末日的双弓上

发布时间:2019-09-24 18:25:08

天边射星 八十八章 在末日的双弓上

一行人强装镇定,走在前往发言人宅邸的路上。

这种堂而皇之的移动方式让游侠十分不自在,多年游戏经验和职业习惯让他总觉得在暗处有人将自己套入瞄准镜、或者下个拐角就会飞来几颗手雷。

蜜奈就好像被拔掉炮管的坦克一无所知地巷战泥潭,而自己则是一旁等待被爆炸物共同轰飞的步兵。

若是红袍法师还在布林山德,如此行动无异于送脸下乡。不过红袍法师应当返回没那么迅速,库尔伽尔又算是自己一方,不会走着路就有RPG轰过来。

范围攻击只是法师法术中的一部分,更可怕的是各种范围控制法术。咒法系广为传颂的低环法术“油腻、光尘、蛛、雪暴、臭云、触手、重雾……”正是因为范围控制和无视法术抗力、泛用性强、攻击手段多变而倍受欢迎。咒法系也因此被大多数法师视为最强最好用的学派,虽然高环法术就相对乏力,但大家都知道高等级法师的可怕。

托马斯知道护法师高等级尤其可怕、尤其专门克制其他施法者,因此干脆利落地落败不是库尔伽尔和侏儒的错。

不管是谁和那种等级的法师单独对上,都绝对撑不过半分钟。也因此才需要只能力攻无法智取的蜜奈对其造成压力,争取那几秒的主动。但现在她的冲击力却被极大削弱,下次再遇到就胜算渺茫了。

不过即便是圣骑士,面对手段多变的法师也总会被找到破绽。因此托马斯不仅认为完全状态的蜜奈打不过那红袍,她和库尔伽尔单挑也会输多赢少。

当然,决定战斗胜负的因素有很多,单挑也并不能说明什么。重点是必须要所有人齐心协力,才能有获胜的希望。

对于蜜奈看在自己面子上没有上来就跟库尔伽尔翻脸,甚至委屈地与邪恶法师展开合作,托马斯一直都很清楚。

只可惜红袍法师都要施展浑身解数才能拿下的圣骑士居然被几十名平民阴了,不得不硬撑着出来。我方失去了最可靠稳定的战力,而卷土重来的红袍不知道会准备怎样的法术、环绕着怎样的护卫。

游侠认真地考虑着逃往艾凡索的选项,只是那里对女法师和卓尔精灵来说无异于耗子进猫窝。不过蜜奈都能勉强容忍,求情的话她说不定也可以高抬贵手?

这名圣骑士本是唯我独尊飞扬跋扈的性子,自己却屡屡让她改变主意,难道?在这朝不保夕的情形下,托马斯依然产生了人生错觉之一,他带着笑意望向蜜奈。

没有理会自作多情的游侠怪异眼神,圣骑士忧心忡忡地望着焚烧中的木制民居和街上已经落上薄雪的尸体。

虽然托马斯知道她不会钻牛角尖,不过还是有些担心:

“生命从来都不是能做选择题的,圣骑士也不能。我们都知道,选择一部分生另一部分人死的只会像自以为正义的切丝粑粑一样堕落。但是你已经尽力了,在被暗算的情况下已经不可能靠自己踏平暴乱……”

“我知道这不是我的错!”小小的圣骑士有着大脾气,蜜奈暴躁地打断了他:“我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什么阴险的敌人没见过?这点挫折算得什么?我是不会像年轻人一样轻易堕落的!”

“不,错的就是你!”中学课本和《三国演义》告诉托马斯要说服对方就需要开头故作惊人之语:“你太平了。只有匈怀天下的女性,才能够拯救所有人!当然,我这样的大英雄也可以……”

“你喜欢滥用的那段话已经忘记了吗?”早就准备好理论武器的圣骑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任何对匈部还要论大小的人,都不是真的爱匈部!而用匈部大小判断女性价值的男人,毫无疑问就是最垃圾的人。”

穿越的前辈太多,据说还有费伦人去卡拉图朝拜接受灌顶,但是有没有带火焰刀龙象般若功大手印人骨法器阿姐鼓之类的回来就不知道了。托马斯其实不能确认自己有没有说过,毕竟不懂装懂用这段装13的行为太普遍。

游侠的话猛然噎住,蜜奈没有像以往那样投来“恶心”“差劲!”“你想死?死几次?”的恼怒眼神,反而一副战胜后不屑再多说的姿态,这让他觉得兴趣全无。

索然无味。

不过这也说明蜜奈并未因受挫而沮丧迟钝,她的心思一如既往地犀利。

讪讪地望向周围,无人清理的街道上积雪都已有半人高。百花在同样有着厚雪堆积的房顶上跳跃滑行,房顶的雪再堆积下去可能会让许多建筑承载不了。有人作乱纵火的现在反而成了缓冲火势的道具,让那些被点燃的木制建筑至多闷闷地燃烧、无法快速蔓延。

街道上零星散布着尸体,和燃烧的灰烬一起因太多的白雪而变得不明显。被暴力打开的民居木门“吱呀”地摇摆,风声中隐隐有女子和小孩轻轻抽泣,似乎是怕再引来歹人。

风声鹤唳,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托马斯想。

蜜奈强忍住自己冲下去慰问安抚的感情,她知道自己一动就会暴露出太过虚弱的实质,让布林山德看到她的人也失去希望。

托马斯代表她去慰问了一下状况,和侏儒一起使用天鹅姑娘那拿到的治疗魔杖救治没断气的平民。

安逸生活的平民和出生入死冒险者的差距极大,一发魔杖对强者的伤势来说是杯水车薪,对正常人来说就是起死回生。

为了鼓舞幸存者士气,游侠还特意背上了游荡天空显示自己的强壮。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冰风谷大部分人的看法就是用大剑大刀大爹的才是万夫不当之男的好汉。

沿着道路继续朝发言人宅前进,独角兽魔法马蹄铁上的气旋让它可以悬浮走动,托马斯和百花必须加持了雪上滑行的法术一路小跑才能追上它漫步速度。

小短腿的侏儒完全放弃了步行,找到死去儿童遗留的雪橇让独角兽拖着,只是飞溅的雪块让他不得不闭上嘴停止长篇大论。

“正如我所押注的,我们的游侠完全对那黑肉法师没感觉,喜欢圣骑士都多一些。果然愚蠢的高人男性有一种奇特而幼稚的习性,会乐于逗自己喜欢的女孩生气。”

侏儒在雪橇上闭着眼睛,畅想着矮人归来后要如何嘲笑他。

“前面是北望旅馆,”托马斯说,“我们去看下那里的冒险者们如何了?”

没等蜜奈答应,他已滑了过去。百花从路边屋顶翻飞下来,轻捷地跳到他身边。

这里可能是城里冒险者最多的地方,因此战斗格外惨烈。冒险者们个个眼高于顶,怎么也想不到原先随手捏死的人会忽然拥有将他们置于死地的能力。

分辨冒险者和暴民尸体的方法很简单,出来过着危险生活的强者大多面色红润体格健壮,他们精良的装备则都已经被夺走,因此尸体反而可能是断指空手。

死去的冒险者一个比一个强壮,若是平常的话恐怕只要几个人就可以轻易冲溃数百乌合之众。只是现在却没斩杀几个就被蜂蛹而上的对手淹没,荒谬地死在人群扭打和踩踏下。

虽然强弱悬殊,但在这危险的世界上没有谁能够保证自己是永远安全的,就算是众神也不能在安逸地在宝座上掌控天地四方、众生的命运。

一名身材极其魁梧高大的红发野蛮人壮汉被钉在旅馆门上,他依然保持着怒发冲冠的姿态,四周堆积的尸体围成半圆。

“他也中了诅咒,才会被后续的人群杀死。”侏儒侦测魔法后说道。

托马斯的注意力停留在他尸体上那些标枪似的巨大箭矢上。

侏儒疑惑地说:“这是标枪?怎么有箭羽?”

“可能是巨人或食人魔使用的巨弓,”托马斯逆着箭矢方向望过去,那是一处很适合对门口倾斜火力的房顶。

配合默契的百花跳到了屋檐上,弹出爪子固定住自己。托马斯助跑几步,抓住猫姑娘长蹆,沿着凹凸不平的她爬了上去。

正常的侦察兵是两人配合,其中一个垫脚,让另一个先上去。但是百花跳跃力极其惊人,只在早晨或者少数情况下才会踩踏他。

房顶雪中有数个速射时插箭袋造成的凹坑,但是都集中在那双脚印的左侧。

怪物的脚印穿过积雪,四只强健的指爪将它牢牢钉在房顶。但是看起来体型并不大,顶多有两米多高。

“使用那样巨大的强弓,而且精通速射,可以瞬间倾泻大量弹药的怪物……”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托马斯喊道:“蜜奈小姐,麻烦您你过来感觉一下这房顶上。”

蜜奈眯起眼睛:“上面曾经有一只强大魔物,来自深渊的恶臭异常浓烈。看来,这就是红袍法师献祭的成果了?”

托马斯跳下房顶:“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可能就是她要我注意的那种恶魔——箭魔!”

“箭魔,他们究竟杀了多少人献祭,才召唤出这种怪物?”蜜奈也深知箭魔的厉害,虽然这种恶魔并不是深渊魔物中力量顶尖的那种,但它们的破坏力绝对不容轻视。

“箭魔是无底深渊中的王牌ADC,发动的远程攻击极其致命而危险。如果说我拿着的是突击步枪或冲锋枪,那家伙就是手持两把机枪!根本无法与之抗衡。不仅如此,它们还自带无限位移,简直是ADC中的霸主!”

不是很懂他说的“ADC”具体意思,但蜜奈能猜出大约是一种弓箭手的荣誉称呼。

“唉,没想到他们这么会挑。我之前还想着顶多召唤个用作肉盾的狂战魔

天边射星  八十八章 在末日的双弓上

,然后被你冲过去一枪戳死。”

“不过,”侏儒一改常态面色凝重地说,“这也说明那家伙可能与红袍法师合作了?但是为何没有袭击我们那里……可能是忌惮与你对射会受伤,或者有着更重要的目标。”

“发言人有危险!”托马斯叫道。

“不好!我们快去三圣之殿!”蜜奈说。

“唉?”托马斯疑惑地看着她。

“你不知道,”蜜奈说,“三圣之殿有两位大人物的儿子,抓到他作为人质的话……说不定连寒冬女神的信徒都要听从号令!”

成都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来宾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台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贵州银屑病医院冶疗效果如何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挂号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