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两场婚姻三条人命

2019-02-28 01:16:16

两场婚姻三条人命

在门口干活的连玉春听到屋里又打起来了,只得回屋拉架。一进屋就看到袁金荣头上流血,米大利还抡着锤子砸她,吃了一惊,冲上去,先夺下米大利手里的锤子扔到一边,又拖住她。又见袁金荣晃着身子要倒,想伸手拽住她,可是没有拽到,袁金荣倒在了地上。连玉

米大利和连玉春结婚10年了,育有一对龙凤胎。在这个独生时代,尤其在农村,是很让人羡慕的。还有,因为连玉春开了一个小厂子,日子过得也不错。

男人有了钱,就爱"吃嫩",女人里又有爱"帮款"的,一来二去,连玉春就跟厂里的打工妹袁金荣粘一块儿了,因为袁金荣23岁,比米大利小10岁,嫩。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久米大利就从别人的口气里闻到了味儿,再想想,这些日子连玉春对她的冷淡,吃了一惊。不过脑子还清醒,抓贼抓脏,抓奸抓双,耳听是虚,眼见为实。所以,米大利没有立刻大吵大闹,暗里盯哨,看个虚实再说,当然,她希望是虚。然而,现实没有照顾她,没几日,她就抓了"现行。"米大利发飙了,怒不可遏地把袁金荣臭骂一顿,并且赶走了她。整个过程,米大利把账都算在袁金荣身上,连玉春便装聋作哑,什么也不说,任凭米大利"处理"了袁金荣。

谁知,就在米大利赶走袁金荣,那股"得胜气儿"还没消退的时候,厂子出事了,一把大火烧了个干净。货烧了,料烧了,厂房烧了,厂子完了,可欠着许多外债呀,讨债的人天天追到家里,连玉春米大利两口子饭难吃觉难睡,焦头烂额,想做事都没法做。

说是为躲债,连玉春就提出跟米大利办假离婚。米大利也想不出别的办法,也没多想,再说是假离婚,她还知道不少人就是用这办法躲债的,就同意了。办完假离婚,连玉春躲到了外地。他躲到了什么地方,不光外人不知道,连米大利也不知道。米大利不仅没多想,还挺乐,不为躲债吗,不能让人知道。

他们的假离婚,其实也骗不了外人,人们见多了,讨债的人该上门还上门。可米大利就一句话:"他跟我离婚了,别找我,找他去。"她都不知道人在那里,外人到那儿找啊。渐渐地讨债的人累了,上门的少了,米大利从煎锅似的日子里走出来了,能吃顿囫囵饭,睡夜囫囵觉了,这才有功夫想男人。

是啊,连玉春走了快一年了,连个都没打过,她也没打过,不敢打,怕别人知道去找。现在好了,米大利想把家里的情况告诉连玉春,顺便问问他躲在那里。可一挂,提示语说,没有这个号码,发短信也没回复。怎么回事,肯定换卡了?换卡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呢,这该死的玩意儿!米大利有点生气了,可也没办法,新号不知道,只好等着。一下子又等了几个月,还没等来连玉春的。该死的,一点都不想我吗,怎么跟真离婚似的?她一边骂一边想。人也坐不住了,开始出外寻找,东南西北地找了几个月也没找到。偶尔,听一个人熟人说,在K城看到过连玉春,赶紧去了几百里外的K城,一条街一条街地找,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原来连玉春用私房钱在K城开了一家小修理部。不光找到了连玉春,让她吃惊的是,还有袁金荣!屋里外头还都说明,俩人过得是夫妻日子,而且袁金荣已经挺着大肚了,有了几个月的身孕了!米大利能不气吗?骂袁金荣不要脸。袁金荣反问她说:"我怎么不要脸了,你们不离婚了吗?"一句话,把米大利问住了。

米大利已是奔4的人了,还有两个孩子,不想跟连玉春结束夫妻关系,那里还敢发飙。虽说他们是假离婚,可证不是假的。米大利害怕假戏演成真戏,只得强压心中怒火,坐下来跟他们协商。她先单独央求连玉春,看在一双儿女的份上跟她复婚,没想到几句话连玉春就点头了,米大利喜出望外。袁金荣怎么办,她肚子还有孩子呢,又跟袁金荣协商,袁金荣也挺痛快,答应生完孩子走人,米大利更乐了。

事不宜迟,米大利马上跟连玉春办了复婚手续。他俩复婚了,袁金荣还没走,继续和他们住在一起,过起一男二女的日子。米大利倒没因为复婚而食言,除了不让他们一起睡觉外,还天天伺候着袁金荣。三个多月后,袁金荣生了个女儿,按约定送了人,袁金荣也没食言,走人了。

袁金荣走了,米大利的心里更踏实了,觉得跟连玉春可以过正常的日子了。可是,还没出一个月,连玉春就不辞而别了,不知去了那里。米大利甭想,就明白怎么回事,又四处去找,又找了几个月才找到。连玉春到了另外一个小城儿,新开了一家修理部,而且跟她想的一样,还和袁金荣在一起。米大利没有顾忌了,再也不压心头的怒火,窜上去就打袁金荣,袁金荣也不那么"听话"了,俩人厮打在一起,不一会儿就抓破了脸皮扯乱了头发。连玉春看看,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把他们拉开。

米大利是有证的合法老婆,得理不饶人,要袁金荣立马走人。袁金荣虽然几次被赶,心里也窝着火,可是想想自己,没有办法明着跟米大利争,她是有证的老婆。就说,我走也行,可我没钱,你得给我2000块钱。她是觉得有2000块钱,满够一个人过俩月的,到时候叫连玉春再换个地界儿,他们又能在一起了,这话连玉春早对她说过。米大利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只想她快走,一听她要2000块钱,自己身上没有,就跟连玉春要,可连玉春也说没有。米大利看了看袁金荣,说,你等着,我给你借去。可她出去借钱的时候,忽然又想,我干嘛要给她2000块钱啊,我这不犯傻吗!米大利变卦了,耍了个小花招,也没对外人借钱,转一圈回来后,把自己身上的400元钱掏出来说,就借到了400块。袁金荣嫌少不答应,米大利也不多给,还挖苦她骂她。袁金荣一看,也不说别的,上床睡觉了,心说,不给钱就不走,气死你。

米大利看着躺在床上的袁金荣,越看越涨气,再也压抑不住妒火了,随手抓起砸煤的锤子,照着没有防备的袁金荣头上就砸了一下子。砸的袁金荣"哎哟!"了一声,爬起来就跟米大利厮打!可米大利手里有锤子,就乱砸,砸的袁金荣一声声的叫唤!

在门口干活的连玉春听到屋里又打起来了,只得回屋拉架。一进屋就看到袁金荣头上流血,米大利还抡着锤子砸她,吃了一惊,冲上去,先夺下米大利手里的锤子扔到一边,又拖住她。又见袁金荣晃着身子要倒,想伸手拽住她,可是没有拽到,袁金荣倒在了地上。连玉春跟着趴下,双手捧住袁金荣的头,喊:"小袁!小袁!"袁金荣看了看他,张了张嘴,想说啥,可是没有说出来,眼睛一闭,头一坠,死了。"小袁!小袁!!"连玉春呼喊着

米大利立在旁边,人也不动了。

连玉春突然跳起来,双手抓住米大利,狂叫着:"你!你!你!"猛地推了米大利一把,推倒了米大利。米大利的头正好撞在煤炉的棱角上,煤炉的棱角嵌进了米大利的头骨里,米大利倒了,煤炉也倒了,米大利的身子压在煤炉上,鲜血立刻从米大利的头上涌了出来,涌到了铁铸的炉壁上,发出滋滋的响声,冒起一片白气,还有一股焦血味儿!

连玉春惊得老半晌没出气,待回了口气,就把米大利拖下来,抱住米大利的头,喊:"大利!大利!!"米大利一点都没听见,眼睛慢慢地闭上了。米大利也死了!

满地下都是血,两个女人的血连成一片,连玉春坐在血泊里,直楞着眼看着两具尸首!

那个倒下的煤炉,火红的煤块,已经从炉膛里滚了出来,滚到了床边,引燃了床帏,火从床下烧到床上,又从床烧到其它,整座小屋都烧着了!

有人给119打了,救火车来了,浇灭了快要燃尽的火焰,在灰烬里抬出了三具烧焦的尸体。

(:收获)

连花清瘟有什么作用
鼻子塞流鼻涕怎么办
感冒流鼻涕吃什么水果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