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你谁啊你猜猜TA是谁从时尚圈的高跟鞋小黑

2019-03-04 18:03:46

友情提示:

1、她曾经是的时尚,每日工作就是与这位那位一线大牌明星采访、拍摄、走秀场,冷眼旁观或喜爱体贴。这是她2011年2月的一条被转发2000次的微博:

前天半夜和@姚晨 打了好久,我说不明白她为何从不在微博和媒体面前抱怨或伤心,她说:向别人要糖吃的是小孩子,我希望以一个大人的姿态面对世界。她不愿在微博上传递负面的能量!认识她一年多,这句话让我次打心眼里敬佩她!一个平凡人不小心成为时代的情人,意味着修行更苦了,姚姚挺住!

上面at姚晨,下面在评论里还与@稀土部队(章子怡)互动。

不过在她30岁的关口,她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是在干嘛呀”。红的明星、的秀场、的酒店,这些都接近或体验过,当上自己曾经一心向往的时尚主编,又如何?她后来跟人说,“有段时间我的感受是自己辛辛苦苦写出来的稿子,影响却很有限,有时候甚至不如明星身边的助理发一条微博的影响力大。纠结与痛苦让我觉得需要停止这样的生活,出去看看更大的世界。”2012年年中,她向所供职的《时尚芭莎》提出辞职,跑到美国去读书生活。经过几个月的语言学习与考试,她进入南加州大学读传媒管理专业。

2、结果这书并没读完。2013年下半年,她回国接受了时尚集团的投资,创办了芭莎娱乐,相继推出脱口秀视频节目《星座棋谈》、以及围绕陈赫的明星粉丝互动App“Istar陈晓”。现在她的微博认证信息还写着“芭莎娱乐创始人 首席执行官”。但事实很快证明,芭莎娱乐之于她,是一堂并不愉快的创业启蒙课。

3、2014年下半年,她从芭莎娱乐脱身,创办全新公司橘子娱乐,并在11月快速推出款App产品:槽厂,这是一款图片吐槽社交应用。从这款产品开始,她及其团队身上的“时尚”气息似乎骤然间消退,直接杀向爱吐槽、爱自黑互黑、爱逗逼的90后。2015年五六月,全新的橘子娱乐APP上线,主打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娱乐八卦资讯,设计清新精良又不乏娱乐精神;跟槽厂一样,橘子娱乐在用户与产品的交互上都放弃了传统评论,而以弹幕代替。

橘子娱乐APP目前有上千万下载量,日活将近百万。而槽厂表现逊色一些,下载量几百万。从两款产品的评论与互动量上,可以直观看出这两款产品流行程度的差异。

4、她对橘子娱乐的定位是面向中国青少年(大概从中学生到25岁左右)的、泛娱乐、内容型的新媒体公司。某些媒体把她的梦想描述为要成为泛娱乐领域里的默多克。#哎哟黑。

迄今为止,该公司已接受了经纬中国、真格基金、盛希泰的1000万元人民币天使轮投资,以及经纬与真格600万美金的A轮投资。

所以她是谁?正确答案是:

唐宜青。

你,猜对了吗?

-----------我是橘子与虎嗅的分割线-----------

哈哈,以上是cosplay橘子娱乐里的一个内容栏目开的一个场,如果有点拙劣的话,忍忍。这其实是一篇关于橘子娱乐与唐宜青的创业报道,以上四点几乎就是唐宜青与她创办的橘子娱乐的梗概。以下是一些强化补充或者多说几句做BGM旁白什么的:

√ 先八一下为什么说芭莎娱乐于唐宜青而言是并不愉快的创业启蒙课

刚才不是说她2012年辞职出国读书了吗,然后她2013年5月回国参加她弟的婚礼,也是回来过暑假,6月跟前领导——《时尚芭莎》总编、半年后升任时尚集团总裁的苏芒聊天,说起来新媒体在美国如何多红火,有哪些玩法与新思维。据说苏芒听得似懂非懂,但总之也挺兴奋,拉着唐就去见了时尚集团老大刘江,然后跟唐说:时尚集团投资,你来做。唐宜青当时只提出两个条件:要有股份;不做时尚集团那些传统媒体电子化的玩意儿,只做全新的独立产品。

这两个条件,时尚集团都答应了:时尚投资500万,唐占10%股份,做新事。

于是,唐宜青中断了美国的学业,2013年9月1日,正式创立芭莎娱乐,拉建起一支新团队,很快推出上文提到过的视频产品与明星粉丝互动产品。

不过,在唐有心为芭莎娱乐融第二笔钱(据唐说IDG的熊晓鸽当时极感兴趣)的时候,控股方时尚集团拒绝了唐的这个想法,倒是一直催着她继续卖广告。“天啊!”唐宜青说,“这完全不是创业的思维。我当时突然明白了,(时尚集团与我,)大家想去的方向是根本不一样的。”从这件事上,唐宜青彻头彻尾意识到她身为所谓芭莎娱乐创始人、CEO,对这件事的话语权实则小得可怜,而这根本上来源于她只有10%的股权,一旦大股东不尊重或不理解不认同她的想法,她并无办法。

之后做橘子娱乐时,有投资人一见唐宜青开口的句话就问:你当时为什么会接受(与时尚)那样XX(由于该形容词较刺激,隐去不表)的交易?唐宜青回想起来说,“因为我当时只是想做事。我不是为了创业而创业,股份、期权,这些当时都不懂。那时只是觉得你给我一些股份让我把这当成一份事业而不是一份打工的工作就可以,至于应该占多少合理,其实我并不懂。”

其实,在融资思路被拒之前,唐宜青与时尚集团在产品与业务思路上的差异冲突就显现了。“天天乌云压顶,我一天接几个,告诉你这个要做,那个不要做,一个APP开发两个月突然就说这个不要说上了,就因为谁跟谁关系不太好……这对我来说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创业是为了掌控命运,结果你发现命运依然不在你的手里。”唐宜青说,“(跟时尚合作芭莎娱乐)这事我承认是我做错了,我承担,那我把公司还给你们,10%股权也不要了。”

创了大半年的业,唐宜青净身出户,从零开始。

√ 关于一个初始团队同时做槽厂与橘子娱乐两款产品,会否存在不专注、精力分散的问题

关于槽厂的源起,此前唐宜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得挺清晰的了:

槽厂的原型是橘子娱乐App里的一个功能模块。在开发橘子娱乐过程中,我发现程序员们积极性非常高,大家很爱玩。(2014年)“十一”后,我仔细研究了下,突然觉得这个东西放在橘子娱乐里作为一个附属太重了。跟产品经理勾兑后,我们决定将这个功能模块单独做成一个产品。

王强老师(真格基金合伙人、橘子娱乐董事长)看了这产品后,表示很看好,建议我加快研发速度。当天晚上,我们团队就把产品的原型做了出来。由于图片、弹幕这些基础功能早已有沉淀,整个槽厂的开发只用了短短一周时间。

由于橘子团队人手有限,从去年11月到今年四五月份,公司里的开发人手主要集中在槽厂,橘子娱乐APP虽然去年年底就上线,但真正的迭代优化是从近三四个月才开始的。

虎嗅的问题是:槽厂是不是放慢了橘子娱乐的开发进度?分散了团队精力?现在看来你认为这是正确的吗?你们现在又回过头来优化橘子,是不是因为槽厂没有取得你们想象中的爆红?接下来如何对待两款产品的资源分配?

这些问题与假设提出来后,唐宜青进入了在采访过程中激昂的桥段。对我有点蓄意的质疑,她显然是予以否认。把她的观点梳理下来,或许对帮助你理解创业者经常会面临的真实状况:

1、我创业的初衷就是做橘子,我们公司也叫橘子娱乐,所以我很清楚橘子娱乐APP是我们的核心战略产品。

你谁啊你猜猜TA是谁从时尚圈的高跟鞋小黑

这个战略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

2、“槽厂”是我们大家都很喜欢的一个产品,是橘子实验室(橘子团队对其公司的自我命名)的实验性产品,我们就想把它做出来,看看。我的判断是要么不做,要么快速做。橘子娱乐是媒体产品,在这上面我们有核心竞争力,需要慢工出细活,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迅速拷贝的,可以慢慢建立品牌与影响力;而槽厂是社交产品,社交产品一旦决定做必须快速做、快速推,因为社交产品要做出来太容易了,(除了用户积累)没有其他任何的护城河。所以快做快推槽厂是个战术。

3、我并不认为我在几条线开战。槽厂一直保持着一个实验产品的气质和性质,我不可能让我的团队转成一个社交团队,真正的主力产品肯定是橘子娱乐。

4、我不认为创业是从一开始认准一个点,一条道走到黑就对了。只要你大方向不跑偏,时时刻刻非常敏感的关注周围,关注公司的成长,你会随时做出像直觉一样的判断和调整,根据用户的需求,做出你感兴趣的、有意义的事情。然后回头当你总结自己的经验时,你会看出清晰的路径。

我起码有两个方向不变,我的核心战略就是做泛娱乐新媒体,第二,面向年轻的90后。槽厂这个产品帮助我更深的了解90后,他们的情感、习惯。所以客观来看,槽厂与橘子娱乐这两个产品融合得很好,橘子娱乐批的种子用户都是槽厂的核心用户。

4、前些天去参加长青腾的活动,听腾讯COO讲腾讯,中间讲到我特别认同的一件事、也是我创业过程当中特别深的感受。他说两点,,腾讯运营团队也是一群都不知道运营职能是什么的人摸索着搭建与成长起来的,因为不懂,所以要去学习;第二,他们在学习中发现,各个公司的成功都有它的基因,但是每一个成功的方式好像都不适合他们,这逼迫着这群人摸索出来了他们自己的一套方法。橘子创业前几个月也是摸索,怎么合理的投入人财物与资源,目前的结构是现有阶段的一个反映,而现在我也还是在往前走与摸索过程中。

以上。总而言之,唐宜青并不认为槽厂是橘子的战略性产品,也不认为做它就是一个错误、分散了自己的精力。不过,她承认,在橘子创立初期,砍掉视频产品(类似于从芭莎娱乐延续过来的、跟视频站合作的产品)是她当时所做的一个并不容易的决定——视频五个人的团队里,还有一个是橘子的早期合伙人呢。她说:

做视频一是太费精力,另外一个就是时代变化了,2014年,视频站都在购买中小型节目,今年都在做大型节目。要不要继续做视频,我去成都想了三天,压力非常大,这种压力主要是怎么面对相关员工跟合作伙,但直觉告诉我一定要变。

√ 内容的价值与橘子的去向

“新媒体”、“内容型公司”,在风投人士那里远远不像“电商”、“O2O”那样受欢迎。去年槽厂出来后,有投资人上门来,说,“你能不能把槽厂跟橘子剥离开来,你就做社交,别做媒体了。”唐宜青回答:“那就别谈了,咱俩也不用再见了。我创业,就是想做新媒体,如果什么火做什么,没有意义,你给我钱我就不会要。”

唐宜青给橘子娱乐的鲜明定位就是:泛娱乐新媒体公司。接下来对橘子娱乐的投入,主要也是要在内容上加强。现在橘子娱乐公司有50多人,有20多个,他们每天要负责生产四五十条90后喜闻乐见的、原创的泛娱乐资讯。此外,橘子也会定向邀请一些自媒体将其放到橘子平台上。近两三个月不少人接触到橘子娱乐这个APP,是被一些在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吸引。注意:这些刷屏文章里很多并非纯娱乐资讯,比如“在雪崩中遇难的谷歌高管”、比如“做营销的斯巴达勇士”等等(不少选题来自传统媒体出身的唐宜青的一手推动),那么这就要说到橘子娱乐的定位问题。

唐宜青其实并不是将橘子定位在纯娱乐明星八卦的资讯提供商上,娱乐八卦只是她刻意打造的爆点与入口。她称,橘子真正针对的是“90后”或者以后的“95后”的泛娱乐消费,娱乐资讯只是其中之一。“无数数据表明,娱乐、明星、八卦占据了他们资讯消费的40%,那橘子就从这里切入。”

在创办橘子娱乐时,唐重点参照了这么几个国外新媒体:

Vice。唐欣赏它对年轻人文化的理解,对这个人群的运营。

Buzzfeed。在做内容的手段、对社交媒体的运用、泛娱乐覆盖等方面,Buzzfeed给唐带去很多启发。

赫芬顿邮报。它对社会的关注、对众包与写作的运用,是唐关注与参考过的。

这几家媒体,在中国要么有中文,要么有的本土媒体直接自封为“中国的XXX”,但唐宜青认为,必须要深刻理解中国本土年轻人的喜好,不可将Vice或Buzzfeed那调调简单照搬。比如,美国流行的摇滚朋克、刺青吸大麻的青年亚文化,在中国并非、也不可能成为主流。中国的年轻人,成天讨论的娱乐与文化话题,主流的:是韩国明星、是TFBOYS,是鹿晗,甚至是范冰冰,这是大众市场。橘子要做的,是先从大众与主流切入,再不断分出亚文化话题来。

唐宜青暗示,橘子娱乐在内容上还会不断细分,无论你是韩国明星脑残粉、LGBT人士、二次元爱好者或者任何亚文化拥趸,都会在这里迅速找到自己喜欢看的。

这个想法与去向,与另一款气质不同但同样瞄准青年文化资讯需求的创业产品MONO,有些像。

不管是MONO还是橘子甚至微在,这些新媒体产品(或原创或从内容角度进行挑选整合分发),都试图基于对自己核心用户群的画像,不断给他们叠加式提供他们可能感兴趣的内容:从文字漫画到音频视频,不一而足。这些多少有着内容背景与偏好的创业者,不可能对传统电子杂志感任何兴趣,但从客观上,他们是在合内容、产品与技术之力,打造一本更大的、更符合移动阅读与交互的“杂志”。

如果说豆瓣在2010年代在PC互联上收纳了无数80后们无处安放的青春,那么在年,会有哪些移动新媒体与社区能崛起,成为90后95后在资讯与社交方面的聚集地,并俨然成为其黑话发源地、精神代言人呢?橘子微在A站B站MONO,都争相成为其中之一。

那么,不能免俗的我们肯定要关心下橘子的商业化问题。唐宜青说了三件事:创新性创意性广告、电商导流、明星与粉丝的互动产品。

关于件,不必多解释,想必Buzzfeed是其一大参照对象。

第二件。唐宜青今天(8月15日)凌晨发了个朋友圈,大家一看也应该明白。

第三件更抽象一些。唐宜青说橘子未来还是想解决娱乐行业的一些痛点,比如怎么减低明星与粉丝互动的成本问题。如果能攒更多的用户与粉丝量的话,想来橘子会设计出产品来,参与到粉丝经济的经营中去。

橘子娱乐是长青腾创业营首期班学员企业。长青腾是长江商学院及其校友发起创办的创业服务公益平台-长江创创社区的个服务产品。

想要寻求虎嗅的创业报道?请速到此提交贵司信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