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港 > 汽车

撕去身上所有标签

发布时间:2019-07-16 05:46:50

撕去身上所有标签

“80 后”、“女性身份”、“具象表现主义”、“中国特色”……崔洁并不愿意让标签成为自己艺术实践的某种说辞。 “80后”艺术家崔洁 新作聚焦建筑美学“展现一种交错感” 上海出身成长、杭州学画读书、北京活跃发展,这些经历对崔洁来说,都是创作的养分。 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的她,如今是一名活跃的年轻画家,有独立思想却不顽固偏执。其作品在布拉格“第四届布拉格双年展”、北京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马德里Tomas Y Valiente艺术中心等艺术机构都有展出。日前,崔洁与李姝睿、张君钢 李洁藉这几位青年艺术家在上海举行了一个群展,三组艺术家通过对“景”的描绘为线索,逐一展开不同的视觉体验。 异于先前创作中对现实图像的挪用、虚构与质疑,如出现在月球背景前的选美小姐,行走在紫禁城的宇航员等作品,崔洁此次一改以往对人物的描述,将视角转入了城市景观建筑与绘画间的关系研究。而影片《公民凯恩》的导演奥逊·威尔斯对图像叠影运用,更是直接影响了崔洁对这些作品的创作。 于是,崔洁在画布上的城市风景如同剥离后再组合的图层——酒吧室内的片段和剖面被叠合延伸进一望无际的地平线、 工厂的局部铺陈于充斥着电子节奏的方格图式之上……这些画面累积起来塑造了一副似曾相识却又模棱两可的城市图卷,而这些风景在视觉记忆中充满者疏离与陌生。 崔洁说:“这批创作是我从杭州迁居北京后的作品,多聚焦于北京城郊日常、乏味的建筑风景,小到收费站关卡、停车场、厨房,大至街面、工厂等。譬如有一幅画中呈现了天窗与室外建筑的关系:天窗是我北京工作室的天窗,而建筑是我每天经过的,现在已被拆除工厂。这张画,我所要表达的是,室内与室外之间的一种交错感。而这些作品在颜色运用上,我摒弃了早前艳丽的色彩,进行偏灰处理,让作品呈现一种低饱和的效果。” 不期望观众理解作品“那是他们的判断” 外界一致认为这些作品是崔洁转型之作,也是崔洁证明视觉的不可靠性的直接方式。作为当事人,崔洁并不介意如此评说:“真正风格是在变化中成长,一旦固定之后,所谓的风格就死了。”崔洁表示:“当时比较关注建筑与绘画之间的一种变更关系,现在正在创作的、明年打算展出的作品,会与这个展览展出的作品不一样,虽然有一个线索的延续,但在风格上完全不同。或许,会更多关注平面的现实与绘画的关系。” 一幅幅作品中,简单的块状结构并未让作品产生多大的视觉冲击,崔洁也并未期望作品能引起观看者的共鸣。这一观点,其实染上了一层上海女孩的“撒娇”。 “我觉得,作为一个画家,我只会把想法更多地放在创作上,这才是我的工作。在一个展览中,通过作品与观众交流,在我看来是不可能的。因为观众通过作品,所感受到的是属于他们的经历、他们的回忆、他们的思维甚至是他们的判断。” 崔洁举例说,“我所画的这些建筑,在一个文艺青年眼中,有可能是感受到一片世外桃源,可对一般的工人而言,就只是一间厂房,每天工作的地方。观众如何去感受你的作品,作为创作者,我是无法去控制的。”而崔洁对自己作品有一个简单的期望——“我在创作的时候很兴奋,也希望大家看作品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感觉。” 从不考虑市场接受度“不想复制前人脚印” 对诸多年轻艺术家来说,市场接受程度的高低是其维持创作的关键之一。而对于“艺术市场接受度”这个概念,崔洁认为:“要考虑市场,我觉得就要去复制他人的成功。我在创作时,从不会考虑市场的接受度。”崔洁认为,成功是无法复制的,重复前人的脚印,也就意味着创作的堕落。这一点,正是崔洁一直在坚持的事——她让态度与视觉的呈现是非线性地贯穿于始终,而通过丰富多变的想象,提供给观者更多猜测的想象空间。 “考虑市场层面,就迫使你要考虑,是否要去通过一种更好的方式去传递你所要表达的东西。我从不允许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我在创作时很专着,不让杂念去干扰。而那些作品是符合展览形式,怎样的展览形式能更被观众吸引,才是我需要去担心和考虑的事情。” 然而,同许多年轻艺术家一样,崔洁不少作品的视觉范围都几乎是围绕个人私生活,这在创作中,让她时刻充满着不确定性。她觉得这是艺术家的通病,但幸好她会把这个通病转化为自己所需要的原动力。“很多时候,我正在做一个展览,而新画也已经出来。我永远觉得新画要比做展览的作品好。这是无法解决的问题,因为这是我曾经的一些思路,是我创作的一个轨迹,在这些矛盾出现之际,我是需要去正视它,而不是选择忽视”。崔洁直言,“通过展览的梳理,我也可以把近创作的思想脉络再重新整理,这对创作有很大的帮助。”

吉林治疗男科的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治疗男科哪家好
广西治疗男科的医院
陕西专治牛皮癣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