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港 > 网络

婆媳情深30年张敬国

发布时间:2019-04-23 20:38:10

张敬国

阳春三月,芳草青青,惠风和煦,然而在这明媚的春光里,我的婆母,一个养育了两儿两女并给所有儿女都带大了孩子的平凡而伟大的母亲,因患阿尔茨海默病(俗称老年痴呆症),在缠绵病榻半年后,走完了她86年的人生历程。从1985年恋爱时和她相识至她去世,我们整整相依相敬30年,30年风雨同舟,30年婆媳情深,自她离世后,每当夜深人静之时,她的音容笑貌像过电影一样,一幕幕在我的脑海浮现,回忆她的美德和恩情,我常常泪眼模糊,为她的离世而心痛不已。

1985年,我走出菁菁校园走上了岗位,同时我的爱情也发展到了要见对方父母的阶段。7月的一个周末,怀着忐忑的心情,我跟着爱人去市区的城中村见未来的公婆。走进一处简陋平房的院子,爱人的妈妈个笑脸相迎走了出来。那一年她55岁,家做的黑布鞋、黑裤子,短袖的确良衬衫,朴素的装束难掩她的端庄和美丽,身高一米六八左右,身材依然苗条,脸上有了皱纹但眉目透着秀气,我在心里暗想,她年轻时应该多么好看呀。走进客厅,虽然早就听爱人说他的家人身材都很高大,但身临其境,我还是吃了一惊,两个美女姐姐和嫂子身高都在一米七,爱人的爸爸和哥哥一米八多,她们的目光齐刷刷地看着我这个21岁一米五二的丑小鸭。学中文的人有一颗敏感的心,我从人们一瞬间的目光里读出了失望。尴尬和不知所措之际,婆母让姐姐和嫂子去做饭,把我领进卧室拉家常。从小跟着当乡村教师的父母在农村长大,我是个不知道胆怯的厉害丫头,但那一天却变得呆头呆脑,语无伦次,竟然问不识字的婆婆叫什么名字上过学没有,她回答没上过,又问她会写自己的名字吗,她说年轻时会写,老了就忘了等等,总之那天我的表现实在糟糕透顶。中午饭本来招待我吃红烧茄子,不知姐姐们是对我不满意还是油放少了,红烧茄子做成了水煮茄子。若干年后,妯娌告诉了我真实情况:哥姐们一致说身高一米七八的英俊小伙,找个又矮又土的小柴禾妮实在不般配,应该反对。这时我的不识字的婆母却力排众议,她说:眼镜换铁圈,对了眼就是好的,有文化就行了。就这样,婆母不以高矮论英雄的开明和包容,成就了我的爱情,多少次我都会默默地在心里说:谢谢您呀,妈妈!结婚后,她对儿媳慈母般的善良和大度,更是体现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让我感动不已。

婆母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又是文盲,按常规应该封建思想比较严重,但她既不信神信鬼搞封建迷信,更不重男轻女,她的通情达理、深明大义让我这个知识女性都佩服不已。上世纪八十年代,妯娌生了个女孩,婆母每天喜气洋洋地侍候月子,没有半点埋怨和不快。1988年我怀孕期间,高中同学我的闺蜜去家里看望,拉家常时告诉我,因为她们妯娌三个都生了女孩,她的婆婆非常不满,节假日回婆家都会遭到拒绝和冷遇。闺蜜的一番话让我压力山大。同学的婆婆是国家公务员尚且如此,我的婆母只是个农民,要求她不重男轻女也不现实。临产前去医院的路上,婆母说她昨晚做梦梦见我生了个儿子,并开心地笑了起来。我理解她盼孙急切的心情,何况我从思想上也喜欢男孩。事情的结果是我生下的又是女孩,想到婆母肯定会大失所望,我内心里满是愧疚和难过。谁能想到,她见了我句话却是你们上班的只能生一个,有闺女闺女好,有儿子儿子好。这就是一个农村妇女的胸襟。即使后来有了孙子,婆母也是孙子孙女一样疼爱和要求,从不偏袒纵容她的孙子。

婆母的一生琐碎而平凡,看孩子做饭做家务是她身体健康时的永恒主题,但她却把艰苦奋斗、勤俭持家、默默奉献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诠释得生动而伟大,为了儿女夙兴夜寐、日夜操劳是她一生的真实写照。大姐在市里的工厂三班倒,生下儿子后看孩子成了一大难题,婆母摒弃当时农村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不给闺女看孩子的陋习,主动把外孙接过来为大女儿分忧;为了让大儿子儿媳勤劳致富,又把两周大的孙女抚养带大到7岁上学;二姐是棉纺女工,生了孩子,不会骑自行车的婆母,让公公用三轮车带着,每天早晨8点以前赶到二女儿家看孩子,晚上女儿下班后才能回到自己家,风霜雨雪,无怨无悔。对我这个小儿媳,婆母更是倍加关爱,情同母女。婆母不识字,但她对文化、对文字非常尊重,对我的工作倾力支持。炎炎夏日,为了防止孩子哭闹,为了让我午睡休息好,她每天中午冒着高温用婴儿车推着孙女到中华公园浓荫处歇息,待我上班走了再回家。做工作需要看中央、省、市三级联播,家里的老旧黑白电视总是罢工,为了攒钱买一台18英寸的彩色电视机,她绞尽脑汁,省吃俭用。为了节水,她不许全家用流动水洗脸,总是在洗脸盆里固定一个刻度,没有文化并不懂得节能环保的深奥理念,但她却用一句朴素的话教育我们我奶奶说了,洗脸超过一斤水有罪。不管多冷多热多累多忙,婆母从来都是自己蒸馒头、蒸包子、烙饼、擀面条,从来不在外面买任何主食。隆冬时节,城中村的平房里不能集中供热要自己烧土暖气,买煤块太贵她舍不得,便买来煤面掺上土自己做煤饼,弄得满头满脸都是煤灰,常常是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在她的辛勤操劳下,三年以后我们终于如愿看上了崭新的18寸彩色电视。我虽然生了孩子已为人母,但二十三四岁的青春年龄并不能体谅她的辛苦和劳累,有了新电影,我就会说:妈妈我去看电影了,您看孩子吧!她总会说:去吧。要不就是同学来了,我出去了,要不就是妈妈,我要去逛商场了,她都是一一答应,从不说累。曾经看到过一篇散文的作者这样写道:众生皆苦,没有人会被命运额外眷顾,如果你活得轻松顺遂,一定是有人替你承担了你该承担的重量,那个替你负重前行的人,就是这个世界上你的人。我的婆母就是那个替儿女们负重前行,我们的人。

2005年9月,公公患胰腺癌离世,我和爱人搬到婆母的住处一起生活,那一年她76岁,有人说,世界上难处的是婆媳关系,这个规律却被我俩打破,我们一起度过了七年朝夕相处、单纯快乐的幸福时光。那时婆母患风湿性关节炎腿脚不便,已不能洗衣做饭操持家务,我是懒惰散漫的性格,加之婚后婆母过于大包大揽,所以我服侍她很不称职,但她却以慈母的情怀宽容以待。老年人早睡早起,清晨她起来吃早饭,我没起床也不想做饭时,就会请求她:妈,我不想做饭了,您吃面包和点心行吗?她并不认为我懒惰却愉快地说:点心更好呀,穷的时候想吃还没有呢!我起来给她端上甜点倒上一杯热水,又躺回到床上。多少次同学聚会或有活动时,我和她商量:妈,您先饿一会,等我给您买回来再吃行吗?她总是回答:外面的饭菜比自己做得有滋味,我能等。不管我回来得多晚,她都会津津有味地吃着我买回来的饭菜从不抱怨。作为儿媳,我不擅长做可口的饭菜,只能发挥心灵慰藉、情感交流的强项。婆母喜欢喝上一二两酒,闲暇的光阴里,往往是这样温馨的画面:我给她倒上一小杯酒,坐在她的身边,进行一个小小的采访:妈,酒好喝吗?好喝!怎么个好喝法呀?酒香!怎么个香法呀,我怎么闻不到呀?春光明媚和秋高气爽的季节里,她走出家门,在胜利西路的大树下和老人们聊天,我每天下班路过时再和她慢慢一起回家。

从2013年开始,婆母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病,身体渐渐衰弱,特别是去年9月摔伤卧床后,身体状况急转直下,每天精神亢奋,出现幻觉和妄想,大声呼喊不能控制,寻医问药效果不佳。在生命的时光里,婆母常常连她心爱的小儿子我的爱人都不认识,但我每次下班望着被疾病折磨的形销骨立的她喊一声妈妈,我下班了,她就会停止呼喊用深情的目光凝望我,我再问妈妈,我是谁呀?她竟会从容自信地说:你是敬国呀!敬国,你吃饭了吗,赶紧让你嫂给你做饭,没等她话音落地,我早已热泪盈眶。后来婆母处于昏迷状态,已不能进食,按照她的意愿,我们把她送回老家,临行前,我抚摸着她消瘦的脸颊大声呼唤妈妈,叶落归根,咱们要回家了,您愿意吗?这时奇迹出现了,她睁开眼睛竟然清楚地喊出了愿意。我又大声说:妈妈,你说敬国回来了,她也较清楚地喊出了敬国回来了!这是我和婆母的对话。

我的婆母,千千万万中国劳动妇女的一员,平凡如沧海一粟,她用深沉博大的母爱砥砺前行。孟郊的《游子吟》: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是说谁说青青的小草能报答得了明媚阳光的恩情呢?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愿婆母的灵魂在大地的怀抱中安息。

(:water)

小孩半夜发烧怎么办
小孩发烧40度怎么办怎样退烧快
孩子晚上发烧白天不烧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