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港 > 网络

网吧零点断网无一执行法规为何成一纸空文

发布时间:2019-06-09 04:56:27
儿童发烧怎样退烧快
儿童发烧怎样退烧快
儿童发烧怎样退烧快

日前,在凌晨1时多来到江北区观音桥商圈圣光之城络会所,这里客源爆满。吧老板说,观音桥商圈人气旺,吧的生意也水涨船高。“比起周围商场里的那些水吧、清吧,我们吧的收费更亲民,3元钱就能在这儿坐1个小时,自然来的人就多嘛。我们这边晚上的生意尤其好,21时过后基本都没位置。晚上还可以提供方便面等夜宵,所以通宵的人也很多。”

同样在观音桥商圈的迅雷吧,零点过后几乎座无虚席。吧工作人员介绍,通宵从零点开始计算,到早上8时,费用按座位是10元——14元,“我们生意好得很,这个位置来上的人多得很,要通宵就早买断。”

由于周边学校众多,沙坪坝区三峡广场附近的诺丁络会所总有很多学生。吧老板介绍,七八月正值学生放假,来上的人也比平时多一半以上,很多都是学生结伴来上。黄文冲是重庆市某高校大二学生,刚刚期末考试完,就约了同学一行六人在此玩通宵。“同学出来不是唱歌就是吃饭,花钱都不少,一起来吧玩游戏多便宜。通宵上肯定对身体不好,不过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放假了放松一下也没问题。”

10年难以“零点断” 利益各方做空法规

据了解,《互联上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规定,互联上服务营业场所每日营业时间限于8时至24时。实际上,上者、吧经营者与络运营商出于各自利益,都不愿意实行这一条例。上者有零点之后上的需求;吧经营者不愿舍弃零点后赚钱的黄金时段;络运营商按月收费,以技术无法实现为由拒绝断。

陈威是一名制造业企业的工人,业余时间喜欢玩游。“我是农村人,工资也不高,工作挺辛苦,能放松的就是到吧玩游戏,也只有这个我能消费得起。”同行的同事钱舟说,爱看电影,但动辄五六十元1张的电影院进不起,到吧通宵才10来元,能看五六部电影。“要是‘零点断’,我们就没地方可以放松和娱乐了。”他们说。

接受采访的吧经营业主都表示,零点以后是吧的黄金时段,“既然没人断,也没人管,又有人要来上,我们总不能关门赶走人家吧。”部分吧经营业主还表示不知道“零点断”相关规定。

络运营商是实现“零点断”的关键。以吧经营者的身份向重庆地区电信、通(属联通)两大运营商进行了咨询。询问是否会“零点断”时,电信的客服代表表示,没有“零点断”,“充分保障吧经营者的利益”。通客服人员也表示,络收费按带宽不同按月收取,不存在“零点断”。

重庆市曾计划将“零点断”写入地方法规并强制推行,但终没有变成现实。一位知情人士向透露,络运营商说技术手段实现不了断,终人大也没将“零点断”写入法规,“技术手段能不能实现应该很好判定吧,没能入法当然另有原因。”

法规还需操作细则 专家建议结合实际

重庆市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原主任杨颖嘉曾经主持过重庆市对“零点断”问题的征求意见,但这一内容终没有写进修改的《重庆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他告诉,从未成年人保护的角度来说,加上这个内容肯定是好的,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杨颖嘉表示,从法规自身来说,国务院规定中对零点后不能经营的理解存在歧义,是经营业主必须自觉停业还是络运营商必须在“零点断”?尤其是对络运营商“零点断”没有明确要求,也就不可能强制要求运营商配合;从政府层面来说,各个部门之间认识不统一,妇联和文化执法部门等就希望“零点断”入法,但运营商所属的经济管理部门就不愿意,相互之间难以协调;从现实层面来说,零点以后上的市场需求客观存在,如果简单地执行禁令,也可能引发普通消费者和群众的不满。

根据国务院《互联上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规定,如果吧在规定时间以外营业的,由文化行政部门给予警告,可以并处150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直至吊销《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然而,基层文化执法队员表示,“总不能处罚所有的吧”。该规定不仅难以执行,还会引发社会不稳定因素。查处只是治标不治本,关键是制度和法规设计上要有操作性和执行力度,不能简单禁止,要在充分调研分析的基础上。(新华社张琴 赵宇航)

男孩流鼻血十多天查出鼠药中毒 曾在小摊吃烧烤
坐月子能洗头洗澡吗?
坚持爬山抗衰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