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港 > 网络

一辆自行车江山文学网1

发布时间:2019-07-14 02:30:16

我读中学的那个年代,谁家里要是有辆自行车,就是步入现代化的标志了。  经常的,在放学的时候,那些“有钱”人家的学生,三五成群地(也是物以类聚吧)骑上自行车,故意在校园里慢慢地兜上几个圈子,然后大家一齐按响车玲,“当啷啷啷……”神气活现地从一个个正在走路、闻声而侧身避让的同学们身边和视线里穿梭而过,扬长而去,扔在他们身后的,是一串串高声的笑谈。转眼间,他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真像军队里一支高度机动的机械化部队。谁都明白,他们的背后留下了多少羡慕的目光啊。  “爸,我也想要一辆自行车。”一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向父亲提出了这个要求,试探性的目光蛇一样缠在了父亲的身上。  父亲坐着没动,眼睛却望向远处,眉毛拧成了一根麻花。母亲赶紧对我说:“孩子,我们家现在连吃顿干饭都困难了,哪有钱去买这么贵重的东西呀!”母亲说的是实话,我这才晃悟:我们家已经有几个月每天都在吃稀饭了,难怪我的班主任老师这些天总是关心地问我:近怎么瘦了,身体哪里不舒服?我却奇怪地摇摇头:没有呀。我竟然想不到是老喝稀饭的原因。这一年是“文革”结束后即将恢复高考的头一年,我们高中快毕业了。  许久,父亲缓缓地问话了:“是不是班里像你这样住得离学校远的同学都有自行车了?”  我仿佛看到了一线希望,赶紧点头:“是呀,嗯,快要参加高考复习了,我们家离学校远,每天在路上花费的时间太多,有辆自行车就不同了,我可以节约很多时间用在学习上哩。”我赶紧把事先想好的理由讲了出来,心里长舒了一口气。可是,父亲又低下头不再说话了。我那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瞬间又熄灭了。  经母亲的提醒,一个粗心的男生终于细心地留意起家庭的经济状况来,我发现我们家的确是比一般家庭生活要困难得多,这不仅仅是因为我还有几个弟妹,他们也都在念书,也不仅仅是父母之上还有他们双方的父母都在农村,需要经常给他们寄钱寄物,主要的是我的母亲因为身体有病早已没有工作,全家人,甚至是整个家族都在靠父亲一个人在单位里那微薄的收入过日子。于是,我再也不敢向父母提出任何额外的要求,怕他们为难,也怕自己难过。每天,我照样比别的同学早起一个多小时,背着沉重的书包向学校赶去。  事情过去了一个多月,我已经渐渐地忘记了这件事。一天下午,我放学回家,刚走到家门口,就看到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停靠在门外的墙边。我心里好生奇怪:谁把自行车放到咱家门口来了?这时,正在厨房做饭的母亲见我回来,赶紧拉着我的手,走到这辆自行车旁,悄悄地对我说:“这是你爸给你买的!”  是吗?我有自行车啦!我一下子高兴得把书包扬了起来。嘿,我明天就把它骑回学校去,让同学们都看看,我也有自行车啦!我内心蛰伏已久的虚荣心在一瞬间得到了极度释放。我立即骑上它,在屋外的院子里转了大大的一个圈。在这之前我已经厚着脸皮借同学的自行车练会了骑它。  “妈,我们家什么时候发财啦?怎么会有钱买它呢?”我兴致勃勃地问母亲。  听了这话,母亲脸上的神色立即变了,犹犹豫豫地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我感到蹊跷,便走了过去:“妈,你说,我们家什么时候有钱了?这要好几百块钱哪。”  “唉——”母亲叹了口气,“你爸不让我说。”  “不,我要知道。”我执拗地拉着母亲的手不放。母亲没法,她朝里屋的方向望了望,然后压低了嗓子道:“这一个月来,你爸去血站卖了两次血,才凑够了这笔钱……”  啊?我的脑袋“轰”的一下,像是被雷击中了,眼前出现了一片星星点点。我定了定神,慢慢地走进里屋,望着坐在床沿的父亲,父亲什么也没有说,身子伛偻着,手里捏着一只长长的空烟斗。我这才发现,父亲的脸色萎黄,原本健挺的身躯开始弯曲了,身上的皮肉已经松驰地耷拉下来,整个人显得那么瘦弱不堪。我也才明白,为什么一个多月前,父亲开始戒烟了,烟瘾上来的时候,就吸几下空烟斗解解谗。我走过去坐在父亲的面前,鼻腔内一阵猛烈地酸,我用力控制着,不让眼泪掉下来,我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父亲那青筋突起的苍老的手:“爸,你怎么能够去卖血为我买自行车呢?我宁愿一辈子都不骑车。”  从来不会讲大道理的父亲平缓地说:“骑上它,你的学习会更好,我喜欢你每次考试获得名时的样子。”  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地流下来了。  可是,我怎么能够忍心骑着这么一辆自行车上学去呢?骑着它就像骑在父亲身上一样啊!我想了许久,便找到我的班主任,向他说明了一切,希望班主任老师能够帮我在同学中寻找一位买主,我要把父亲卖血的钱全部买成营养品还给父亲。不久,班主任就告诉我,这辆车有人要了,他出的是原价。我的内心终于释然,至于父亲那里,我自然会好好地解释一番,我保证自己的学习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一年后,我如诺以全年级名的优异成绩,考取了一所全国的高校。  如今,我大学毕业都已经好多年了。毕业后,我离开了故乡,在另一座城市生活和工作着。不久前,我利用休假期间,回到故乡探亲,我特意回了一趟中学母校,去看望我那已经退休在家的班主任。  在班主任老师的家里,师生相聚相谈甚欢。不知不觉中,我们的话题又扯到了当年的那辆自行车上。我忽然想起,这么多年了,一直都不知道是哪位同学买了我那辆自行车,帮我顺利地解决了纠缠在心头的一笔沉重的情感债。我半开玩笑地对班主任老师说:“您当时不肯告诉我,那么,现在应该可以告诉我了吧?”  班主任老师微微一笑,点点头站了起来:“你跟我来吧。”说着,他打开了家里的另外一间房子,我莫名其妙地跟着他走了进去。  “这是我儿子的房间,如今,他也已经大学毕业,留在外地工作了。”说完,班主任老师走向一个用塑料布盖得严严实实的大木箱旁,慢慢地解开了塑料布,露出了里面的两辆自行车。我看到,一辆已经十分残旧;而另一辆除了有少许锈斑外,基本上还是新的。  “这辆旧车是我儿子当年使用的;这一辆新的,就是当年你父亲送给你的那一辆。”迎着我疑惑不解的目光,班主任老师继续说道:“你父亲有着无私的爱,我被他深深地感动了,所以我想帮你,可当时能够买得起自行车的人家不多,我找过几个学生都表示有困难。我想,我自己只有一个孩子,生活条件怎么都比你们家好一些,于是就咬咬牙给孩子又买了一辆。他因为有了一辆,所以这辆他就没怎么骑过,保养得不错,现在还显得挺新的,是吧?”  我的内心又一次震撼了:“那个年代谁的工资都不高呀,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告诉你,你又不干了。买了它以后,我跟你师母也就还了人家半年的债嘛……”班主任老师轻松地讲道。  “老师……”望着班主任那满头的华发和慈祥的面容,我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为了这辆自行车,我又再次流下了热泪。 共 266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结石总也治不好 不妨试试中医
黑龙江治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