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港 > 网络

浪子天尊 第八十一章 杀人往事的回忆(四)

发布时间:2020-01-16 20:27:06

浪子天尊 第八十一章 杀人往事的回忆(四)

什么?跟他一起,去叔叔阿姨家?

肖文心中不禁又开始紧张了起来,这个麦拉提看上去似乎很神秘,脸上还带着面具,一看就不像个良善之辈。自己在学校里呆着,人多也算是安全的。可是如果要出校园,他就有些害怕了……

为什么非要去叔叔阿姨家说呢?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的?

肖文略微失神地盯着麦拉提脸上唯一露出来的嘴巴发着呆,不知该不该答应他。想让他去完全信任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是根本做不到的。

“怎么,怀疑我是坏人?”麦拉提干笑了一声,说道,“你这小家伙倒是警觉的不得了。”

说着,麦拉提伸出右手,用左手撸起了右手上的袖子。肖文看见,手腕上有一圈暗蓝色的魔纹,这魔纹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字。肖文从日记本和叔叔阿姨的口中,知道这一圈魔纹记录了所有服役于水之国的魔法师的职位。不仅是水之国,其他四个国家也有这样一种管理机制。一般按照颜色来区分国籍。

肖文隐约在魔纹的中央辨认出了两个能够看的懂的字,刺客!

“我曾经在水之国担任第四级别刺客的职位,所属的队伍是你父亲肖勋第四级别骑士所带领的四等魔法小队。”麦拉提解释道,用手指在魔纹的其中一个位置,“你看,这里写了魔法小队的编号。”

肖文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而这个编号也正和父亲告诉过他的一模一样。魔法小队,肖文自然是知道的。每一个小队都有编号,随着肖文慢慢懂事了之后,还曾在日记本里问过父亲的魔法小队是什么编号。

没想到这么一件小事却成了肖文决定相信麦拉提的依据。因为父亲曾告诉他,每一个魔纹手环都是独一无二的,这是皇室赐予每一位为之效忠的魔法师的身份象征,自然更是一个无法磨灭,不可背叛的魔咒。

思索了片刻,肖文移开看着魔纹的目光,抬头对着麦拉提重重地点了点头。麦拉提哈哈一笑,右手一抖便放下了袖子,转身径直就朝着学院大门处走去。

肖文再次愣了一愣,却急忙跟上了麦拉提的步伐。但三步一回头,他的心里还记挂着今天的武试结果,本来想一直等到学院里对于结果的处理。

唉,算了,只能明天再过来一趟了……

二人走在街上的时候,肖文很难受地发现,这麦拉提竟仍旧顶着这么一个奇葩的穿着风格,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那长长的玄色披风和奇怪的蓝色面具,此时更是连高高的斗篷帽也戴了起来,走在人群中看起来甚是怪异。

听说,波斯内城是不允许魔法师穿成这样的。一般穿成这样的都是长期居住在蛮荒之地的游走巫师和在魔兽领域地带历练的巫师们。这种装束是这个世界的人类展现给异族生物的统一制服。可是,在城里根本没有这种打扮啊!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个大人看上去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这么我行我素呢?

而最让肖文深感羞愧的是,许多路过的行人更是纷纷吃惊地侧目而视。他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改变麦拉提的习惯,所以只好学着他那毫无表情的表情,大步流星地向前走。说是面无表情,却也是因为他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就算看不见,和面无表情也不会差太多吧。可是终归还是看不见啊!没办法,肖文只好凭借着自己对麦拉提此时实际表情的想象,“面无表情”地向前走……

慢慢向前走着,肖文再次回忆起了今天的武试,哪怕是见到了父亲的故友麦拉提,其中带来的兴奋感都没办法掩盖他今天的失落。感觉波斯初级魔法学院是不会让自己入学了,之前叔叔阿姨好像说过,武试绝不可以造成事故。不然,会很麻烦。

这可怎么办啊!不去波斯初级魔法学院,是不是意味着他失学了啊?还没上学就失学?……

肖文的心里都快哭了。如果没法入学的话,这一年又该做什么好?童年时期的修炼最为重要,每一年的修炼都能够对未来成年的魔法师产生不少的影响。可是肖文却连上学的机会都没得到……

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肖文就想到了什么。他猛然抬起了头,对着前面那个高大的身影说道:“麦拉提叔叔,你……想不想招个徒弟?”

此话一出,那前面的大步流星一般行走的身影猛地停了下来。跟在后面肖文被他这么一停,顿时吓了一大跳,赶忙刹住脚,不然差一点就要撞上了。

跟着动作的变化一同飘动的披风遮住了眼前的一切,肖文忽然开始后悔自己一时冲动说出的话,不是所措地咽了咽口水。还是呆在家里修炼算了吧……可是说出去的话却收不回了。

正在肖文胡思乱想时,麦拉提忽然转身低下头笑着对他说道:“不敢当啊,哈哈,不敢当!我哪敢当肖队长的宝贝儿子的师傅啊!何况,我是走刺客路线的,你应该和你的父母的能力相似,而你的父亲是骑士,母亲是治疗师,你将来至少也只会在这两种中选择其一。若是我胡乱将你手下,假如肖队长还在世,岂不是又该揍我了?”

仍旧是面无表情,唯独嘴巴在翘的面容。肖文却忽然看呆了,因为他忽然感觉自己识别出了藏在这张面容中的一种,极难掩饰的浓浓思念和悲伤之情,并不自觉地想要记住此时的发现。

对于麦拉提来说,从军数十载,一名优秀士兵应该具有的素养早已烙进了他的骨子里。尽管队长早已死去了,但队长的命令永远大过天,一丝不苟地履行着队长的命令,哪怕是让他下一秒去赴死。就算是在死之前,敌人也永远不可能在麦拉提的脸上看出恐惧和迟疑。

只是很可惜,那场最后的战斗,所有伙伴都死了,却唯独他活了下来……

虽然麦拉提的整张脸几乎都被面具遮住了,而在那复杂的情绪所表达出来的全部情感中,还有许多肖文那时并不理解的,但是肖文就是在那一刻仿佛能很清楚看得见,麦拉提的整颗心。肖文忽然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一种亲人之间才有感觉。

肖文一直呆呆地看着麦拉提,倒把他看得不好意思了起来。摸了摸肖文的头,笑道:“别这么看着我!是不是想爸爸妈妈啦?”

肖文不开心地撅起嘴,抬手举起放在自己头上的大手。盯着他的眼睛用力地摇了摇头。

“哦?”麦拉提惊讶地看着他倔强又腼腆的小脸,问道,“那是因为什么?”

永安市第六医院预约挂号
庄河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青岛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张家口哪家男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