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港 > 旅游

病根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29:53

(1)    县委组织部曹副部长一行上午到莫逑德所在乡宣布干部人事任免决定,莫逑德二十五年的副科级终于寿终正寝!  散会后,莫逑德神情恍惚地返回出租屋,他把头耷拉在沙发楞上,昏昏欲睡。屋内,熄烽炉里的火喘着粗气一燃也不燃,四散里冲刺着刺鼻的硫磺和一氧化碳气体!他喃喃自语:“完了,二十八年的努力就一个副科级到死!五十三岁都难脱“副科病”?老子,值不得,值不得!”  秦二姐的生意又赔本了!一担大白菜一小时前她才从3千米外的批发市场上付了钱担到三叉街上。那儿人来人往,她准备在那里出售几斤大白菜。单生意顺利地挣了1.50元,她心花怒放,心想今天的张开得好,这一担白菜卖完大概能挣下40元左右?正当她与第二个客户讨价还价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两筐大白菜已被几个五大三粗穿制服的人连筐伴菜扔到标有“**执法”的微型车兜里。刚才还与秦二姐讨价的中年妇女就势一溜烟躲开,她怕沾了邪气,整天都没好运气。秦二姐嚎啕着扑向那担大白菜,但几名制服男硬是把她拽住了,其中一个小寸发的男青年对她吼了声:“你别跟老子烦!乱摆摊设点,这担白菜没收了!。”  秦二姐“妈哟,妈哟”地嚎啕起来,周围看热闹的人迅速围了过来,一刹时就把交通给堵断了,过往的小汽车拼命地呐喊——“嘀,嘀,嘀”。原本坐在另一辆执法车上的几个人见势不妙,连忙叫其中一个卷发女工作人员下车走到秦二姐身边,连拉带拽把她哄到那辆执法车边,几个人一边说:“走,到单位解决!”一边硬是生拉活扯把她掳上了执法车。围观的人见势不妙就向潮水退潮般瞬间四散走开,那一溜被堵的汽车呼呼开过,其中一辆车上的摩登女驾驶员狠狠地从车窗里射出一口浓痰,那痰不歪不斜正好落在一位油头粉面的中年男人的皮鞋上。中年男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车里的人欲破口大骂,那摩登女从樱桃小嘴里挤出一句:“没见过美女?”一加油门走了。粉面男用左手的小手指从裤兜里勾出餐巾纸,蹲下身擦鞋上的浓痰,那浓痰俨然变成了刚才那位美人?他半天都舍不得擦干净!  秦二姐泪流满面地奔向出租屋,她边跑边在心里计算:今天这担菜加上箩筐一共赔本95元,这是两天的收入呀,亏了本吃什么?”她跌跌撞撞,路上的行人以为她是疯子,都远远地躲开了。她奔回出租屋,远远地闻到一丝硫磺味,她边喘边咳嗽了几声。她从裤腰带上解下钥匙,门被反锁着,她没能打开,她愤怒地认为今天是遭邪了?怒火中一脚将三层板做的门踢开了。  屋里的一氧化碳和硫磺味刺得她睁不开眼,她本能地退出屋。刹那间,她似乎意识到什么?忽地冲进了出租屋,她猛烈地咳嗽了几声,歇斯底里大叫:“救命呀,救命呀”。  住在隔屋的老妇人听到呼救声,连忙蹒跚着来到莫逑德屋里,一看也愣住了。大约一分钟后,老妇人才唤醒蒙了的秦二姐,俩人费了好大的劲才将莫逑德从沙发上拖出出租屋。  莫逑德躺在地上,皮肤黏膜呈樱桃红色,嘴吐白沫,微微地还有呼吸。秦二姐跪倒在地上“妈哟,妈哟”嚎了起来。老妇人从棉衣里衬里掏出一部老年手机,笨手笨脚地在手机按键上摸索着拨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喂,您好,这里是**119指挥中心。”老妇人喘着粗气回答:“要酒,要酒,我从来不喝酒!”电话那头怒答:“疯子!“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或许地板太冰冷,莫逑德竟然“被冷醒”了,他挣扎着张了几下眼睛,用手撑着地面想翻爬起来,可没有成功。秦二姐和老妇人见状,心稍稍安了些,就一人撑着莫逑德的头,一人拉着他的手把莫逑德扶了坐起来。莫逑德“哇”的一声嚎开了。秦二姐和老妇人不清楚他嚎什么?但见人不至于丧命,也就不再理他,各归屋里。  秦二姐找到劈柴的斧子,她想修一下门,但她又好像想往外走,她立在屋里一动也不动,她在斗争?她的脸开使发青,眼睛顿时起了凶光,握斧头的手微微有些发抖。就在她要冲出屋的一刹那,莫逑德微弱的喊了声:“秦二妹,我口渴,给我碗冷水喝。”秦二姐怔了怔,握斧头的手一松,那斧头的口子朝下把个水泥地面啃了一大嘴,顿时飞溅起几块混泥土块。其中一块飞撞上莫逑德的脸,莫逑德疼得“哇”了一声,随后大骂了一句:“你个臭婆娘,老子想死你要把我救活,老子想活呢你又要把我往死整!”秦二姐也不是省油的灯,她从地上拾起斧头,一个箭步冲出门,这阵势真把莫逑德吓了屁滚尿流,瞬间从地上翻腾起来,慌忙中从院坝南墙根拾起两块支架子打麻雀的红砖,嘴里哆嗦着:“你,你,你这个恶婆娘不想活了,老子也不活了!”  这阵势把隔屋的老妇人再次惊扰了,她隔屋沙哑着噪子挤出一句话:“要死,要死就死远点,不要害老生也跟着淘气!”秦二姐立在出租屋门前的院坝里一动也不动,她好像清醒了点,嘴里喃喃道:“我为什么要死?该死的是那群杂种,杂种些才该死!”莫逑德大概也缓过神来,看到秦二姐并不是要用斧头砍他,就问:“秦二妹,你说哪些杂种该死?”秦二姐恶狠狠地瞪着莫逑德,吼着回答:“就是你这类杂种些,呜,呜,呜——”  (2)  莫逑德在诊所里输了两瓶葡萄糖混合药品的液体,身体爽朗些,就急着往家奔。他现在明白了,秦二姐的买卖又赔本了,这婆娘说不准要去找人拼命?  莫逑德前脚刚跨进家门,后脚就有一群身着制服的人来到门口,其中一个胖女子对他大声说:“我们是**单位的,你们住这一片要拆迁,现在搞摸底调查,你过来填写一份《摸底调查表》。”莫逑德喏喏着:“我们是租房户,房东家不在这里。”胖女人不耐烦地回敬了他一句:“我们是来统计人和房屋面积,只要是人都要统,管你是房东还是租房的?”莫逑德的自尊心被严重的伤害了,他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他回味着一个星期前乡机关干部大会上,他坐在主席台上铿锵有力的做指示,下面呼啦啦的把掌都拍破了!现目今才下台几天,咋自己就成一个流落异乡的流浪汉让人吼了?他怒视着胖女人:“你是哪个单位的?你的工作态度咋这样?”胖女人也不示弱,吼到:“老娘是哪个单位的关你屁事,你是不是还想知道老娘住哪儿睡哪张床?”其他的工作人员有的起哄,有的帮胖女人的腔,一时间战场上排兵布阵就有了规模。  住在莫逑德隔屋的老妇人拄着拐杖走了出来,其中一位工作人员迎了上去。老妇人没言语,那位工作同志立马笑呵呵地说:“周大妈,你老在家?”周大妈顿时怒道:“不在家还去北京不成?”工作人员道:“周大妈,你老在家就好!”周大妈沙哑着嗓子:“你们以为成天派人监视我就走不了,北京我就去不了?”工作人员道:“周大妈,你家一大把年纪,何必吃那些苦?再说,你儿子的事不都一刀切解决了吗?你何必再去上访?”周大妈顿了顿,嚷了起来:“我儿子因公死亡,连个烈士都没给评,这就叫解决了?你们还有良心没有?嗯?”刚才与莫逑德吵嘴的胖女人也过来赔笑脸,莫逑德那一面顿时没了开火的对象。一大群人围着周大妈你一言我一语,到都是那句话:“周大妈,我求你老人家体谅体谅我们,你老一上京我们就要待岗!”周大妈默然,拄着拐进了自己的出租屋。这一群工作同志大概感觉今天出师不利,就纷纷打马回府了。  莫逑德回屋找不见秦二姐,斜视常放斧头的角落也空空如一,他真急了。他默默地祈祷这个“恶婆”不要去行凶?她要行凶这个家就彻底完了!莫逑德忐忑不安,但又不知道该咋办?他越发觉得秦二姐正拿斧头劈人,不觉一背心的冷汗把他的心都浇凉了。他顾不得再想什么,跳将起来就朝屋外跑。  莫逑德从出租屋一路寻到三叉街,再从三叉街寻到平时秦二姐到过的所有街道和巷子,结果连秦二姐的魂都没碰上!他又急又怕,想到派出所看看,但又真怕在派出所里与秦二姐不期而遇!他不知不觉转到一个酒铺前面。那酒铺学《水浒》里的样子,在门帘上方挂了一面黄缎面的三角旗,上书“三碗不过岗”。莫逑德平时很少喝酒,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晚直直地走进了酒铺。酒铺里的陈设及人物也都扮成梁山水泊里那一种景致。莫逑德前脚才跨过酒铺的门槛,店里面的老板娘就如“孙二娘”一样过来热情招待起莫逑德,在她的法眼里进来者真“武松”矣!老板娘不及问莫逑德一声,就把三个土巴碗一溜排开,从酒坛子里沽出酒直往三个碗里倒。  演员能演得让人淌眼泪,大概就因为演戏的环境使然。今天莫逑德也真遇上环境了,所以适才还心神不定,就在老板娘倒满第三碗酒时,他已然把自己当梁山英雄了!老板娘倒满酒,喊了声:“客官,请!”莫逑德就撸起袖子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接着第二碗,第三碗,第X碗。老板娘呆呆地立在地板上,她今天真的开了眼界?眼前这人比武松的酒量毫不逊色,只可惜当下的老虎是的保护动物,否则,她真想亲眼目睹一下“景阳岗上打虎的一幕”!  老板娘正呆呆的揣测武松打虎的壮举,不堤防莫逑德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另一只手端着酒碗伸到她面前。她被吓了一跳,思想还在武松打虎的情景里,只隐约觉着武松打虎里大概没有这一出呀?等她怔一下,突然把身子往侧边一闪,嘴里骂道:“这斯好不安份,还想吃老娘的‘豆腐’?”莫逑德被她一闪险些来了个狗啃泥,踉跄着说:“再,再,再来一碗”,突然“嘭嗵”一声连人带碗摔在了地上,那碗叮铛着转了两三圈,然后停在了莫逑德的嘴边。老板娘解下“孙二娘”的装裙,呆呆地看着莫逑德,不知如何是好?  (3)  莫逑德醒来已是第三天的傍晚。他使劲睁开眼,脑子里一片空白,头还隐隐作痛。他使出吃奶的劲从床上翻爬起来,用手揉了揉太阳穴。他无意中看到墙角躺着劈柴的斧头,他似乎记起点什么?他沙哑着嗓子呼喊:“秦二妹,秦二妹?”屋内除了他就再无其他生命,就连平时溜出溜进的耗子也不见了踪影,他猛地看到地下几堆碳灰,他明白这是他“扮演武松”的杰作。  秦二姐挨到太阳落山,城市街道上都亮起了路灯才收起未卖完的白菜准备回出租屋。她的脸上依稀还挂着泪花,不知道是否今天她又被罚款?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在收摊的一刻将她筐里的所有白菜全部买下,我们不知道他是真的买菜还是出于人性的真善美而帮助秦二姐?秦二姐给年轻小伙拾掇好白菜,收过菜钱,带着一种无法言语的感激之情离开了。  秦二姐回到出租屋时,莫逑德正在用扫帚打扫地上那几堆碳灰。她的出现着实让莫逑德愧疚,莫逑德一言不发,呆呆地看着手中的扫帚。秦二姐低声问:“想吃米稀饭?我煮。”莫逑德哑声。秦二姐转到墙角的储米桶里取了点米,她淘米煮稀饭。  莫逑德转眼看到秦二姐满脸倦容,几滴眼泪正从她的鼻湾里淌到嘴角边。他不知是哪来的劲,疯了似的跑过去抱着秦二姐的腰,“哇哇”大哭起来。秦二姐木然地用手搓着锅里正淘洗的米,低声说:“你知道这三天我是怎么过来的吗?”莫逑德摇摇头。秦二姐把淘好的米放进锅里,向锅里加好水放到火上,就用双手捂着脸跑出了出租屋。  莫逑德的头痛还在加剧,就顺势倒在沙发上。他尽量把这几天的事枝枝叶叶地串到一起。他特别回味了一翻秦二姐刚才说的那句话——“你知道这三天我是怎么过来的吗?”他想起来了,他被免职,秦二姐的生意大概赔了本,还有就是他到酒铺里当了回“梁山好汉”?哟,他突然想到两个问题,一是酒铺里的钱是哪个结的?二是他怎么回到家的?他真后悔,真后悔!  隔屋的周大妈拄着拐进了莫逑德的屋。莫逑德请她坐,她没有搭理。周大妈突然拿拐在地上使劲一击,莫逑德被吓得哆嗦不止。周大妈道:“听说你之前是一名副乡长?”莫逑德慌忙说:“25年的副科级!”周大妈又问:“25年的副科级能不能不吃饭?”莫逑德知道周大妈在排刷他,所以哑了声。周大妈继续说:“小莫,当官的事大妈我不懂!但是,当不当官都要吃饭这是一定的。听说你前几天从岗位上退了下来就一蹶不振,甚至已经自杀了一次?哟嗬嗬,你真有本事,真有本事!你不见你这个媳妇苦成啥样?披星戴月贩点菜卖还要供娃娃上学。你呢,整天除了陪这伙吃陪那伙喝,你倒究竟管了多少这娘母俩?你喝得大醉不醒人事,小秦到处找到处问,好不容易找到了你还被店家勒着先付了酒钱才让把你背回来,你真的是太有出息了!”莫逑德终于弄清楚酒钱是哪个替自己出,自己是咋个回到家的了?周大妈见莫逑德不吱声也就不再多言语,说了句:“你如果还是个男人,你就去把媳妇领回来,管你过去是副乡长还是副省长,没饭吃一样得饿死!”说完就出了莫逑德的屋。  秦二姐蹲在一小片菜地边,她的思想翻江倒海,她在反刍嫁到莫逑德家这些年的遭遇。她呢喃道:“认不得的以为我嫁了个“官”,以为我在享清福?天呀,要不是为了孩子,我早就去阴间报到了!”  莫逑德被周大妈的那句话振动了,他忍受着头痛找到秦二姐时正好听见秦二姐呢喃自语,他俯下身拉着秦二姐的手,自言自语:“都怨我,一个上不了台盘的官害得人连家都顾不上,往后没有了这个枷锁我们一起苦,再咋说也要在这个城市里有个自己的窝!”秦二姐微微抬起头,她看着莫逑德说:“要是你早些年能把这个“帽子”丢开,我们会是这样的境况吗?”莫逑德羞愧地引用《围城》上的佳句作答:“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 共 20872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包皮龟头炎的中医疗法有什么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昆明权威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