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港 > 旅游

刺客猎人 第十八章横扫

发布时间:2020-01-16 20:23:27

刺客猎人 第十八章横扫

“我没听错吧?有个傻鸟自称传奇英雄?”洋葱头少年阴阳怪气地道,周围的少年一阵哄笑。

番红花学着洋葱头的声音,惟妙惟肖地説道:“这只傻鸟还留着洋葱头,会説人话呢。就是説的有diǎn怪,噢,原来是一只阉过的小鸡鸡!”

几个泡在药池里瞧热闹的少年忍不住笑起来。番红花滔滔不绝,时而引用大段谚语冷嘲热讽,时而高唱一曲游吟诗歌赞美自己,把对方説得一愣一愣。

格鹰一直盯着高登:“光説废话有什么鸟用,有胆练一练吗?”

阿泰站出来道:“我来和你练!”

“好好教训他们一顿!”格鹰对洋葱头使了个眼色,后者带人一拥而上,围住阿泰几个群殴。双方拳打脚踢,场面火爆。

格鹰趁势扑向高登,高登故意示弱后退,倒翻一个筋斗,跃入药池。

“别急着溜啊,13号,我知道你溜起来很快。但这一次,我们要慢慢玩。你知道老猫是怎么玩耗子的吗?”格鹰甩掉上衣,露出精壮的肌肉,好整以暇地跨进澡池,一步步向高登逼近。

高登整个人泡在药液里,只露出脑袋。从格鹰踏入药池的一刻起,这场战斗已经毫无悬念。

水会大幅度减弱力道,影响招式,格鹰的力量优势被压制到了最低diǎn。

“兔崽子,你也知道害怕吗?我会把你的屎都打出来。”格鹰狞笑着冲刺,挥拳。

高登身体一沉,彻底没入药液。

格鹰应对迅,起脚直踹。但脚踝被水下的一只手扣住,巧妙一拧,把他侧向掀倒。

格鹰虽慌不乱,另一条腿顺势踢出,正是禽掠击中的精妙一招“兔蹬”。

但抓住他脚踝的手突然松开,格鹰一腿踢空,失衡摔倒,药液淹没头dǐng。

格鹰暗叫不好,单掌一按池底,想要腾跃而起。高登早已揉身欺近,掌尖戳中他的裆部。

“噗噗噗”短短一秒钟,格鹰的裆部被连击十下,痛得他脸色绿,弓成一团,拼命用手臂封住下体。

高登双手下滑,顺着格鹰的腿滑到脚踝,突然扣紧,往下一拽,紧接着膝盖疾撞,dǐng中格鹰下巴,又是一秒钟的十次膝击。

格鹰痛苦后仰,双拳乱挥。高登游到他身后,抓住头,往底下猛力一按。“砰!”格鹰的脑门和坚硬的池底狠狠撞击。

一缕鲜血从格鹰额角渗出,他头脑晕沉,眼冒金星,但身体还是本能地做出反击,弯腿倒勾,想把高登踢开。

谁料高登又绕到他侧面,手肘横敲,击中格鹰右耳,第三个一秒十连击打得他嗡嗡耳鸣。

一串水泡从格鹰口鼻“嘟嘟”冒出,他氧气用尽,几近窒息,疯狂向上扑腾,任由高登痛殴。而高登无需口鼻,风孔可在水下自如呼吸。

就在格鹰即将冒出水面的刹那,高登扣住格鹰脚踝,又把他拖到水下。格鹰无力挣扎了几下,脸色渐渐青,双目鼓出,流露绝望之色。

高登反手一掌,切中格鹰颈后动脉,将其击昏。至始至终,他只动用了自己一半的度。

高登拖着格鹰,浮上澡池。

其余人正打得不可开交。阿泰他们以少敌多,处于下风。

五个身高马大的少年死死缠住阿泰,让他难以脱身。洋葱头绕着澡池追打番红花,雀斑鼻青脸肿,背抵墙壁,被几个少年围住痛殴。翠茜则缩在浴池的角落里,双臂抱胸,瑟瑟抖。

高登本来没兴趣管别人的死活。但一来,阿泰是他的长期炮灰,不能不管。二来格鹰纠集了一帮少年,他无意以一敌众,拉拢他人势在必行。

迅看清局势,高登先冲向阿泰。

“啪”高登一腿踢中一名少年的膝弯,将其放倒,另一腿顺势撩起,继续痛击。这招兔蹬施展得快如旋风,击中少年下巴,将他踢得倒飞出去,撞在墙上,半晌回不过气。

随后高登蛇行,上身前俯,抱住另一个少年的小腿,“咯吱”一扭,对方扑通倒地。高登扑上一个肘击,敲中少年裆部,后者痛得屎尿齐流。

背后拳风袭来,高登一矮身,“鼠钻”、“鱼翻”、“猫扑”!禽掠技连变三种身法。偷袭者看得眼花缭乱,忽觉眼前一黑,已被高登一掌劈中脖颈大动脉。

没有停顿,高登把对方推向一个冲过来的胖小子。趁胖子视线被阻,高登转到胖子身侧,一个狼突之势,右肩狠狠撞上对方小腿胫骨。胖子胫骨立断,像一根木桩砰然摔倒,高登一脚踩上他的脸,脚底连续蹬踏,胖子彻底晕厥。

虽然高登力气不大,但只要击中对手最薄弱的要害,就能令其失去战斗力。短短十多秒,他就放倒了四个对手。而阿泰刚刚打倒剩下的一个,望着高登愣。

“你去帮雀斑。”高登腾空跃起,以鹰翔之姿扑向洋葱头少年。

洋葱头正追打番红花起劲,嘴里还叫嚣不停。蓦地眼前一花,高登凌空扑下。

洋葱头反应不慢,赶紧挥拳迎上。

高登身形一晃,鱼翻闪过,同时精准抓住洋葱头的手腕,转身、拧腰、力,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把洋葱头甩倒在地。紧接着一轮雨diǎn般的拳头,打得洋葱头鼻血直流。

“交给你了。”高登对番红花道,冲向远处的雀斑。

“啊哈,我果然是史诗主角啊!只要遇到危险,必然有人相助。”番红花兴高采烈地骑到洋葱头身上,往拳头上吹了口气,开始痛打落水狗。

一眨眼的功夫,高登和阿泰连续击倒了剩下几个,这时格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趴在药池边大口喘气。

高登转身冲到格鹰身边,揪住他的头,猛地把脑袋按入药液。

“这个人是你们的头,他喜欢惹事。”高登对横七竖八、倒地呻吟的众人説,手掌牢牢摁住格鹰的头皮,直到他几乎窒息,才揪出水面。

格鹰面色青紫,一阵急咳着呕出药液。

“我不喜欢惹事,但我不怕惹事。”高登手臂一沉,又把格鹰的脑袋摁下水面,片刻后,再揪起来。

格鹰眼神呆滞,虚弱喘息。

“今后你们还想惹事,记得回想一下,今天1号的样子。”高登语声柔和,手掌力,格鹰又沉到浴池底。

洋葱头等人面色如土,他们个个心黑手辣,但从来没遇到过高登这样的阴人。会咬人的狗不叫,13号平时装得这么弱小,原来是在等人送上门,陪他玩虐啊!

等到高登松开格鹰,小马贼已经像一条濒死的鱼,只会呻吟着吐水泡了。

这件事被旁观的少年传了出去,从那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人再敢惹高登。众人宁可绕路也要躲开13号,就像躲避一个可怕的瘟神。

黑龙江省神经精神病防治院怎么样
赤峰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怎么样
江西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莱芜市牛皮癣医院
徐州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