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港 > 旅游

洞察超级平台传统企业的平台焦虑

发布时间:2020-11-20 16:32:56
洞察超级平台:传统企业的平台焦虑 对比2007年和2017年全球市值最高企业的前十名,你会发现在2007年,除了微软其余都是金融、石油等传统企业,但到了2017年,十强企业中的七个席位都被苹果、亚马逊等平台企业所占据。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传统企业管理者会喊出“要么拥有平台,要么被平台拥有”的口号。   后来者居上   2003年,一篇题为《双边市场中的平台竞争》发表,其作者是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梯若尔和他的同事,这篇文章也被学界认为是对平台经济领域最早的研究之一。在梯若尔的模型中,传统经济是单边市场,即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交易即告结束;但随着互联网的出现,平台成为买卖双方之外的第三方,它不仅是一个交易中介,还能依靠买卖双方资源产生更大的收益。   近年来,几乎所有大企业都在提“平台”,但给“平台”下定义其实并不容易。过去10年,“平台”在由传统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变化中,不断聚合、分裂、再聚合,才有了“平台经济”如今的模样。但归纳起来,“平台”至少应具有下述三个特征:首先,多方参与,即拥有各类交易者、使用者;其次,交互协同,即无论产品、技术或是服务都需要有效互动;最后,系统化,即“平台”参与各方形成一个有机整体,互相依赖,互相促进,也就是大家常说的生态系统。   在智能手机领域,“平台经济”的效应在过去10年尤为显著。   2007年,世界手机制造前五位分别为诺基亚、三星、摩托罗拉、索尼爱立信和LG,这五家公司占据全球手机产业盈利份额的90%。也是在2007年,iPhone横空出世,只用了不到8年时间,在2015年最高峰时,苹果独占全球手机产业92%的盈利份额。   市场观察人士认为,苹果公司对诺基亚的胜利是一种降维打击。当诺基亚等传统手机制造企业还沉浸在丰富产品线,压缩物流成本,关注盈利指标等内容时,苹果公司则在努力为手机应用(APP)开发商和手机用户搭建“平台”。最终,在APP开发商和手机用户的共同推动下,苹果公司的价值不断增加,而传统手机厂商则逐渐被边缘化了。   分化是趋势   在李迅雷看来,分化即“强者恒强,弱者淘汰”,是国内经济近几年的一个显著特征。   2011年,国内十大地产商的销售额大约占全市场的15%,如今已经占到30%;又如,90年代的时候,国内彩电品牌有50多个,如今只剩下10个;空调品牌从400多个萎缩到如今的50个左右。但在这一过程中,格力、美的、海尔三大家电巨头的市场份额仍在不断扩大。   在分化的过程中,“平台”的作用不容忽视。实际上,喊出“要么拥有平台,要么被平台拥有”的正是海尔集团的张瑞敏。   在张瑞敏看来,“平台”倒逼传统制造企业进行从大规模制造到大规模定制的转变。   一般认为,传统工业是规模经济,科学管理带来的是高效率、低成本。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需要产品的高精度,即产品需要对准用户,传统的规模经济只能造成过剩。   2016年,海尔集团斥资54亿美元收购美国GE旗下家电部门,海尔做的最主要工作,就是将GE原有人员结构进行重组,“我们必须变成一个个的小微,变成一个个的面对市场的团队,而不是变成一个整体。”张瑞敏表示,经过组织调整后,2018年美国整体的家电企业是负增长,但GE实现了两位数增长。   近十年的企业发展实践表明,“平台经济”已经不仅仅是一种解释市场参与主体的模型,并且在切实地改变着市场。特别是随着经济发展进入存量经济时代,传统巨头都在担心被“平台”边缘化,否则也就不会有董明珠与雷军的“10亿赌局”了。   关键是竞争   平台企业经常讲开放、多元,但“平台经济”当前的趋势却是分化,以及能力所及的垄断。而垄断,则是导致市场失灵的重要原因之一。   比如,在刚刚过去的“618”促销大战中,网购新军拼多多遭遇“二选一”围剿,多家知名电器企业迫于其他电商压力关停拼多多旗舰店。显然,这样的做法会让市场上的商品供给更少、价格更贵,最终损害消费者的福利。   不仅仅是消费者,传统企业也担心平台现阶段呈现出的“赢家通吃”趋势。   当前,阿里巴巴、腾讯等国内平台企业,并不满足于现有的市场份额、数据变现能力,而是通过风险投资等多种模式,投资新的企业、孵化新的模式。相较传统企业依靠资本、规模和技术建立的企业“护城河”,平台经济打造的更像是一种“赢家通吃”的模式。   简单来说,平台型企业正致力于将自己变为市场经济活动的一种基础设施,一旦占据市场支配地位就难以被其他公司以较低成本“替代”。   平台企业确实存在一家独大的趋势,但另一方面平台型企业也始终受到新技术的竞争和新商业模式的竞争。实际上,传统企业也存在产业链固化的问题,比如大家都熟悉的汽车产业链,整车企业、零配件企业在产业链上都有明确的分工,也存在明显的进入门槛,为何没人担心汽车行业的垄断问题呢?   在吴敬琏看来,观察平台是否形成垄断,不能简单地依靠市场占有率来判断,而是应该观察平台是否保证了市场的竞争性质。   因为,市场经济最为看重的资源配置和相应的激励机制都依靠竞争才能实现。不难理解,只有通过竞争,才会有价格发现,才能反映资源稀缺程度,从而引导资源再配置;也只有竞争,才能使得企业努力提高核心竞争力。   因此,对于传统企业来说,与其质疑平台经济可能产生的垄断,或者是陷入对平台经济的焦虑,都不如及时调整战略方法,适应平台竞争的新规则。(文章来源:新金融观察报)云浮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云浮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云浮治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云浮白癜风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