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港 > 时尚

全知武神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师弟?

发布时间:2019-09-24 17:28:13

全知武神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师弟?

此时,邹兑已经对于魔族的“巨擘强者”的实力有了一个极为直观的认识和亲身感受,他最不想的也就是和“魔族八王”等巨擘强者见面。

但无论如何,既然已经遭遇了

全知武神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师弟?

,那就不能多想其他,最差的结果无非是豁出一切地战斗一场!

啪!啪!

紧那罗王又拍了两下手掌,竟是微笑着忽然开口道:“师弟这一招精彩、精妙至极,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邹兑一怔,微微张大了口,神情一片茫然,是自己耳朵出问题了?还是紧那罗王脑子出问题了?这一声“师弟”是什么鬼?

紧那罗王微微一笑,正要开口,这时忽然一道人影却高速从天空射来。待得近了,却见是一名长着蝙蝠翅膀的魔族,而且蝙蝠翅膀上有一个显目的类似“转轮”的标志,表明他是转轮王的手下。

邹兑目光暂时被这蝙蝠魔族吸引了,他认得这类魔族在魔族之中因为天生具备超级的飞行速度,因此往往担任专门传信的“信使”等角色,而魔族的统治者们平时也喜欢用这一类魔族传递命令等。

“蝠十三见过紧那罗王!”

蝙蝠魔族一落地,立即朝着紧那罗王行了一个大礼。

紧那罗王微微点头,不冷不热地看着蝠十三道:“转轮王派你来的?有何事?”

蝠十三恭敬道:“禀紧那罗王,黑无常乃我无间城罪大恶极的罪犯,犯下过无数令人发指的罪行,屠杀无间城魔族多达数百人之多。小人奉转轮王之命,前来提拿黑无常回去服罪,还请忘紧那罗王协助一二,我家主人定有重谢……”

紧那罗王望着蝠十三,冷哼一声道:“哼……我若说不?”

蝠十三依然恭恭敬敬,语气却极为强硬:“我家主人说,紧那罗王若是敢收纳无间城的罪人,就等于主动挑起与我家主人间的战争。我家主人希望紧那罗王三思,为了区区一个黑无常,这可不值得。”

“你回去对转轮王说,他要战,我便战……算了,你不用回去了。”

紧那罗王冷哼一声,忽然抬手打了个响指,也不见有什么攻击迹象,那蝠十三脑袋就轰然爆炸开来。

蝠十三残余的部分脑袋,表情依然是难以置信,紧那罗王出手之快,下手之果断,与他所预料的完全相反。

“转轮王,我知道你在蝠十三身上做了手脚,能看到蝠十三看到和听到的一切。你听清楚了,黑无常我保定了!”

紧那罗王响指击杀蝠十三,却傲然一笑,对着蝠十三尸身说起话来。

忽然,蝠十三残余的半边脸竟是诡异地露出了狞笑,发出了幽冥般的声音:“紧那罗王,你是铁了心要与我作对?”

紧那罗王潇洒一甩衣袖,似笑非笑:“转轮王,你是铁了心要与我作对?”竟是将原话完全奉还。

蝠十三的尸体愤怒一哼:“很好……很好……”声音渐渐低了,最后消失不见。

而声音一消失,蝠十三的尸体也彻底成了真正的尸体,再无动静。

紧那罗王不再理会蝠十三的尸体,抬头看着邹兑,笑道:“师弟,你没事吧?”

邹兑眉目凝重,依然一言不发,警惕地看着紧那罗王。他实在搞不清楚紧那罗王发什么疯?这一声“师弟”是什么意思?

紧那罗王一笑道:“忘了做解释了,罗刹王曾经是我的授业恩师,如此你明白了吧?”

“你……你……”

邹兑瞠目结舌地看着紧那罗王,说不出话来。他拜师罗刹王的事情,只有罗刹王和他以及沉睡的时善早知道,而罗刹王彻底陨落后,这秘密更是只有他和时善早知道了。而紧那罗王是如何知道的……

“不对!不好……紧那罗王根本是在试探我!我上当了!”

邹兑猛然警觉,浑身冷汗淋漓,忽然发现自己刚才一瞬间的失态,几乎是等于认可了紧那罗王的话!

此刻,邹兑已经是想到了一种可能,紧那罗王跟罗刹王根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但紧那罗王觊觎着罗刹王的功法等。而紧那罗王得到了各种消息,并且已经看破了转轮王的目的,也对于他在无间城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

显然,在足够的信息下,紧那罗王开始怀疑他和罗刹王有关系。于是紧那罗王此时故意种种做法,甚至当面击杀了转轮王的使者,根本就是一种精心计划的试探,而他流露出的瞬间惊诧,等于肯定了这种试探!

“这些魔族的巨擘强者们,果然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个个都是花花肠子,弯弯绕绕的!”

邹兑狠狠咬了咬牙,虽然他暴露的东西并不多,却已经足够引来紧那罗王的觊觎了,他不得不做好拼死和紧那罗王一战的准备。

但出乎邹兑的意料,紧那罗王依然是笑眯眯的:“我知道你不会轻易相信我的。站在你的角度,我也会如此,毕竟当初在不知道你的身份的情况下,我是曾对你下过死手的……”

说到这里,紧那罗王叹息一声道:“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在恩师遭人陷害,被众魔族高手围攻时没能站出来,心里头一直对于恩师极为愧疚。现在能看到恩师竟然有一位衣钵传人在世,这足以让我欣慰万分,老天开眼啊!”

紧那罗王感慨说着,表情极为真挚。一时间,邹兑竟是在紧那罗王脸上看不到半点作伪的地方,不禁微微摇头,莫非紧那罗王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还是紧那罗王的演技当真已经达到“神级”层级,让人无法分辨真伪?

既然看不穿,也无法分辨,邹兑索性继续眉目紧拧,一言不发。他刚才已经吃过一次失态的亏,索性以不变应万变,他不相信以他冰冷岩石一般的表情,紧那罗王还能看出什么东西。

紧那罗王又絮絮叨叨地感慨了几句,见到邹兑依然不为所动,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却也不恼火,微微一笑道:“师弟你老远赶来,我却在这里废话连天,是我怠慢了。师弟,随我来吧,孤鹜城中已经为你设下丰盛接风宴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版阅读址:.com

惠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厦门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遵义治疗妇科方法
成都恒博医院效果怎么样
北仑大港医院有医保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