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港 > 历史

从前有座灵剑山第三十章真相就这么再一次被

发布时间:2020-01-19 16:36:57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三十章:真相就这么再一次被揭穿了

魔灵之梦的地下世界中,残酷的追击战仍在持续。

王陆和欧阳商在前面逃,魔王在后面追。

随着王陆提出关键问题,双方短暂维持的交流渠道霎时断绝,魔王不再有兴趣和他们对话,而是全力出手追杀。

这一次,追击变得惊心动魄,因为魔王对自身力量的压制变得越来越小,出手方式更加诡异多变,黑暗爆发的威力则越发加强。有不少次,欧阳商真是凭借几分运气才能恰到好处地带着王陆避开黑暗的爆发。

而随着魔王的攻击力不断提升,现在王陆完全无法再以无相剑与之正面相撞以争取缓冲――那是死路一条。所以全部的压力都压在欧阳商身上,地下世界的战斗俨然成了魔王与欧阳商单挑的舞台,

而欧阳商也真的顶住了压力,无论是临阵爆发也好,运气使然也好,他总能有惊无险地避开魔王的追击。

几个回合下来,魔王忽然停了手。

他认真看着欧阳商,目光中有些许玩味:“哦?原来是有气运加身,整个大地都在庇佑你,难怪这么油滑,可惜……”

话没说完,欧阳商便感到眼前一黑,一向敏锐的直觉不断发出警讯,警告他生死危机即将降临,而他却完全没有应对的办法。

另一边,王陆同样感受到危机将至,但他却在绝境中爆发出一丝灵感。

就在魔王出手前的刹那,王陆猛地将魔玉举到头顶。

并不是试图以魔玉来交易自己的性命,而是全力催动其中力量,使其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强烈光芒。

光芒点亮,魔王面色陡变,瞄准欧阳商准备发动的魔法立刻取消,转而瞄向了王陆,但却还是晚了一步。瞬息间的延迟令王陆手中魔玉顺利迸发光彩。

魔王无奈地放下手,颇为惊讶于这小家伙的反应速度,以及思维之敏捷。

对方已经看穿了自己面临的困境:魔王终归是被魔狼芬里尔镇压着的,如今梦境中的战斗看似威风无限,然而一旦被芬里尔察觉……嘿,这个魔灵之梦能瞒住她两千年,是因为她先前对筑梦术一无所知,如果她事先知道魔灵之梦的存在的话……

而趁着魔王罢手的短暂时机,王陆却一不做二不休,将另一只手也搭上了头顶魔玉,全力输出,使光芒越发耀眼,似乎生怕声势还不够大,无法惊动那位镇压一切的魔狼。

“够了别照了,咱都要被晃瞎了。”

芬里尔的声音如期而至,只是声音的源头却是在王陆胸前。

下一刻,王陆难以置信地低头看向胸前,只见红白长袍的衣襟褶皱中不知何时夹了一根细微的狼毛,狼毛微微颤动一下,飘落下去,而后半空中迅速成长为一位狼耳少女。

王陆惊诧万分:“……是你?”

那狼耳少女动了动耳朵:“就是咱了呗,还能是谁?嘿嘿,咱在梦境中的样子是不是也很美?”

说着,少女在原地转了一圈,赤裸的娇躯美不胜收。

相较于洞窟中那恐怖的漆黑身影,眼下出现在魔灵之梦中的芬里尔,看起来分明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然而从魔王无比阴沉的脸色中却能看出,这位小姑娘拥有何等强大的威慑力。

芬里尔登场,似乎一切危机都已解除,然而王陆在此处却还有个问题。

“你一直在尾行我们?”

“哼哼,不然咱怎么来的这么及时?”说着,芬里尔得意地笑道,“你们和咱说起筑梦术,咱就猜到他在图谋些什么了。但想着捉不住他的本体也无济于事。而如果咱亲自出面,以他的油滑定然不肯现身。可如果只有你们两个小家伙,外加手持魔玉,他一定忍不住的。”

“……那您老人家是把我们当鱼饵了?那您确认蠢鱼上钩以后,可以早点出现啊。”

“早点?早点的时候,咱可信不过你们两个啊。”芬里尔轻描淡写地说道,“谁知道你们两个是不是他派来专程引诱咱进入魔灵之梦的?咱在外界拥有绝对镇压的优势,但在梦里就不一定了,万一这一切都是你们定下的阴谋,把咱骗到梦里坑掉该怎么办?”

此时那魔王插口道:“你明知有这个可能,还敢过来?”

“当然,两个还不成气候的小家伙都敢以身涉险,咱为什么不敢?而确认你们并非串通一伙后,咱就更有把握现身了。老朋友,看来这场持续了两千年的对决,终归是咱赢了。”

魔王翘了翘嘴角:“赢了?你真的确定?就凭梦境中的一次将军?”

不久之前,梦境之外。

“……大师兄他们怎么还没醒过来?”

一位年轻的灵剑修士焦急地在帐篷里踱来踱去,而在他身旁,一众师弟师妹也都摆出了沉重脸色,其中更有几人亮出飞剑,杀意弥漫宛如实质,将帐篷门口牢牢封住。

帐篷外则是喧嚣之声不绝于耳。

“快把大长老放出来”

“立刻放人”

“不要以为自己能为所欲为”

听着帐篷外的怒吼声,踱步的修士又是一叹。

“唉,大师兄他们也真是……事前半点都不交代,现在却留下这么个烂摊子给我,”

回过头,只见帐篷正中处,沙漠部族的大长老颓然倒地,昏迷不醒,虽然没有生命之忧,状态却也显得狼狈不堪,显然是遭了什么人的毒手。

下毒手的元凶离得不远,就倒在大长老身旁不远,王陆和欧阳商并肩躺着,同样是昏迷不醒。

不久之前,沙漠部族中负责服侍长老起居的一位魔族女孩儿想要进去收拾长老午餐的餐具,但她掀开帘布看到的却是昏迷不醒的三人,其中大长老嘴角带着血丝,俨然受了不轻的伤。女孩儿惊声尖叫,惊动了半个绿洲。

最先赶来的是灵剑派的修士们,在其他愤怒的魔族冲入帐篷之前,他们先一步进入帐篷,并将一切都封锁起来。

虽然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想也知道大师兄他们正面临特殊情况,或者是在处理棘手问题,这个时候决不能允许外人进入打扰他们。所以他们宁肯和魔族翻脸,也坚持留在帐篷之中,为王陆和欧阳商护法。

至于魔族的大长老,其实只是个无关紧要之人,但谁也不确定他和王陆欧阳商的昏迷有多少关系,此时也只能尽量维持现场,不要凭添变数。

此举在魔族们看来自然难以容忍,但实力上的巨大差距却让他们无法做出更进一步的举动,只能在帐篷外愤怒的抗议示威。

帐篷里的人类修士虽然还年轻稚嫩,但他们手中飞剑却是货真价实的锋利,虽然不曾真的冲突过,但想也知道,真打起来沙漠部族必将付出异常惨痛的代价。而且这件事的确很蹊跷,大长老和人类修士中最优秀的两个同时晕倒在帐篷中……难道说,是无形恶魔的诅咒?

想到这一点,魔族们更加不敢妄动,当然示威的声浪倒是不曾削减,持续向帐篷内的人类修士施加压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帐篷中,踱步的年轻修士又叹了口气,而像是为了发泄恼怒,他脚下频率变得更快了几分。

“风吟师兄,你停会儿吧,你在这儿转悠的人头晕。”

“…你是头晕,我可是头疼”风吟没好气地回了一句,王陈野这个混小子居然还有心情说风凉话,要不是他跟张胜两个白痴胡乱偷窥人家仪式,导致被沙毒诅咒……哪会有后面那么多事

王陈野在黄金一代中属于非常年轻的一位,性情跳脱,玩心极重,此时见风吟面色阴沉不定,他嘻嘻一笑,说道:“风吟师兄啊,你总是喜欢把任何事都往坏处想。但其实说不定事情的真相很简单呢?”

风吟没好气地问:“比如呢?”

“你看,大师兄和王陆师兄并肩躺着,姿态暧昧,说不定是他们在此双修时不巧被长老看破,大惊之下暴起伤人,自身也被力量反噬,于是……便有了这一幕了。”

王陈野话音刚落,就听队伍中一位少女修士怒道:“简直荒唐你脑子里能不能有点正常东西?”

这位师妹姓林名菀,性情文静温和,人缘一向极好,听她突然发飙,王陈野再怎么性子跳脱也免不了脖子一缩:“林师妹抱歉我就是开个玩笑……”

结果王陈野话没说完,愤怒的林菀便又说道:“他们两个都是绝顶聪明之人,有毛病才会跑到别人家帐篷里来双修吧”

王陈野目瞪口呆:“……我总觉得你生气的地方好像有些不对啊,按照常理来说,你应该质疑的是他们两个为什么要双修的问题吧。”

林菀白了他一眼:“他们两个双修有什么可奇怪的?”

“欧阳师兄天才横溢,世间无人能及,更没有哪个女子配得上他。这些年他作为我们的大师兄其实过得颇为寂寞。而这位王陆师兄虽然出现得突兀,可我看得出来,欧阳师兄很享受与他一道的时光,而王陆也是一样,所以……他们就算双修了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王陈野用力将自己脱臼的下巴合上:“我觉得林师妹你能把这些话合情合理地说出来才是真的了不起。”

然而再看身边,包括风吟在内,所有人看向王陆和欧阳商的目光都有了微妙的变化。

喂,你们不要这样好不好?

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怎么样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00医院怎么样
内蒙古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
威海妇科医院那个好
日照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